郭喜军教授关于慢性萎缩性胃炎的治疗经验

胃肠病 2021-10-11 15:57:13

         慢性萎缩性胃炎是慢性胃炎的一种,因其随着病情的进展,逐渐伴有肠上皮化生、非典型增生,与胃癌的发生关系密切。故有专家认为慢性萎缩性胃炎是一种胃癌前病变,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郭喜军教授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有独到的见解及临证经验,疗效显著,部分患者的萎缩病变程度减轻甚至得到逆转。郭教授认为病机的关键是虚、滞、热、瘀,其中气虚为本,气滞、热郁、血瘀是标。治疗强调通补、通降、泻热、祛淤。现将其临床经验,整理如下。


1. 分清虚实,明确主次,治在辨证


慢性萎缩性胃炎发病主要与长期饮食不节、情志不遂、劳倦内伤、用药不当、久病体虚或素体虚弱等有关,本虚标实是其病机根本。但在基本的不同阶段,虚实各有主次轻重,临床要抓住主要矛盾,随证选方用药,分而治之。一般可分5个症候:肝胃郁滞证可选用柴胡疏肝散、四逆散等,湿热内蕴证可选用连朴饮、三仁汤等,胃络瘀阻证可选用桃红四物汤、血府逐瘀汤等,胃阴不足证可选用沙参麦冬汤、二冬汤等,脾胃虚弱证可选用四君子汤、参苓白术散等。通常病初起时实证、热证多见,病久虚证或虚实夹杂为多。


2. 虚是本质,滞是核心,治在通补


脾胃虚弱是胃粘膜病变发生、发展在癌前病变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也是慢性萎缩性胃炎发生发展的病机本质。从局部与微观来看,脾胃虚弱,气血不能滋养胃粘膜,胃粘膜受损、萎缩,见肠上皮化生或异型增生,常伴胃粘膜变薄、苍白等胃之局部征象表现。胃为传化之腑,只有保持舒展通降之性,才能奏其纳食传导之功。肠胃为市,无物不受,易被邪气侵犯而盘踞其中。而邪气犯胃,胃失和降,脾亦因之不运,则气滞、湿阻、食积、痰结等相因为患。研究证明健脾益气法在提高胃壁屏障防御机能的同时,能够有效逆转粘膜的萎缩、轻中度肠化与异型增生。郭老师临证常选用黄芪、党参、白术、太子参、炒薏苡仁等益气健脾,单纯脾气虚或兼有阴虚,多选用太子参20g-30g,太子参气清味薄,故需多用才能奏效;如兼阳虚症候,首选党参;参芪合用加强补气作用。脾胃功能强健,其升清降浊功能才能恢复。


脾胃虚弱,郁滞自从中生。伤阳者滞而不运,伤阴者涩而不行,大凡脾胃为后天之本,脾胃虚弱则气机必滞,脾升胃降,二者共居中焦,为气机升降之枢纽;脾失健运,湿由内生,又进一步阻碍气机,郭老师认为滞是慢性萎缩性胃炎的另一个病理特点,临床常见痞满诸症。本病病位虽在胃,但与脾之关系最为密切。故在本病的治疗中,健脾同时通降和胃、化湿理气,治疗应以通为补,以化为用。通补常用苏梗、苏子、旋复花、沉香、香附、香橼、佛手;阴虚胀,则宜润降,药用沙参、麦冬、绿萼梅、丹参、白芍、石斛、香橼、枳壳、香附;虚寒气滞用温通,药用黄芪、桂枝、白芍、甘草、生姜、大枣、香附;寒热错杂者,用辛开苦降,药用黄连、黄芩、半夏、党参、干姜、吴茱萸、枳壳、砂仁、陈皮;中气下陷者,用升清降浊,药用补中益气汤加枳壳、香橼皮、佛手、大腹皮;湿滞中脘者,化湿通降,分别选用淡渗利湿的茯苓、猪苓、泽泻、生薏苡仁、茵陈、冬瓜仁,芳香化湿的藿香、佩兰、砂仁、厚朴、白豆蔻及苦寒燥湿的黄芩、黄连、黄柏、龙胆草。


3. 湿热邪毒,早期多见,治在清热


在本病发展的早期阶段,湿热邪毒起着重要的作用,邪实是主要矛盾。因为胃为阳土,气机一旦郁闭,则热自内生,加之慢性胃炎患者喜进温补之品,气机壅塞,又加上饮食厚味,生湿蕴热。验之临床,舌苔黄腻,胃中灼热就是胃热的表现。郭老师认为胃热多是郁闭所致,微热是慢性萎缩性胃炎易被忽视的特点,西医的幽门螺杆菌致病也应属于中医的“湿热邪毒”。邪毒从热则损气伤阴,煎灼营血;从湿则易伤脾,日久不愈,扰乱气机,影响脾胃传输水谷津液的功能。邪毒久稽于胃,则毒腐成疮,瘀结成积,从而导致不典型增生甚至癌毒的产生。故早期应祛除邪毒,可选用黄连、黄芩、蒲公英、连翘、栀子、半枝莲、半边莲、白花蛇舌草、败酱草等。阴虚有热者,合增液汤;寒热错杂者,合左金丸。现代药理学研究也已证明:清热解毒类中药有一定的抗炎和抑杀幽门螺杆菌的作用。


4. 日久不愈,活血化瘀,消积散结


早在《内经》就提出“阳明多气多血”。由于胃多气,所以胃病易于气郁化热;由于胃多血,胃病又易伤及脉络而出现血瘀。一般初病在气,以胀为主,久病入络,以痛为主。郭老师经验,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不一定要见舌质紫暗才用活血之药,本病多由慢性浅表性胃炎或其他慢性胃病发展而来,病程漫长,病情迁延,反复难愈,久病入络,络伤则血痹,络道阻塞而成瘀,遣方用药,佐以活血通络之品才能灵通。研究已证明:活血化瘀法能够增加胃粘膜血流、改善组织缺氧,提高局部的免疫能力,还有一定的抗癌变作用,有利于萎缩腺体逆转和肠化生的消除。活血化瘀药主要有养血活血的当归、山楂、丹参、鸡血藤等,活血祛瘀的三七粉、蒲黄、五灵脂、川芎、延胡索、郁金、红花、茜草、泽兰等,至于破瘀活血的三棱、莪术,临床使用时常将其归于散结之类。值得一提的是,在活血化瘀的同时并用通络之品如地龙、木瓜、丝瓜络等,往往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本病日久不治或治不得法将逐渐发展到胃癌前病变,多有湿浊不去,积聚成痰,瘀血内蕴,痰瘀胶结,渐至有形,此时不用利器不足于截断病情的发展。凡组织病理见有肠上皮化生或不典型增生者,应酌加抗癌散结之品。软坚散结的主要有夏枯草、天花粉、牡蛎、煅瓦楞子、皂角刺、僵蚕、刺猬皮、炮山甲等,破血散结的主要有三棱、莪术、王不留行,以及虫类药如地鳖虫、蜈蚣、全蝎、水蛭等。


5. 守方缓图,怡情悦性,综合治疗


本病病程迁延、病机复杂,病机转化可出现气病及血、实证转虚、虚实夹杂、寒热夹杂等。正常胃粘膜腺体的重建需要3-5 个月时间,因此本病的治疗一般以3个月为1疗程,同时积极配合心理调摄、饮食养护、运动康复等综合措施。治疗时不能仅仅拘泥于某一法、某一方,往往需要根据本病病机特点,采取多环节、多靶点综合治疗,方能取得良好疗效。


THE  END

  • 作者:郭喜军,教授,河北省中医院消化内科主任医师。

  • 本文为胃肠病首发原创,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编辑:张泽菁   


【关注胃肠病  每天精彩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