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秘方,常常来自前人有的集中,比如······

汉古经方 2022-08-20 07:44:48

I导读每一位临床大夫,几乎都会在临床上面对临证组方的情况。王幸福老师此文,把自己临床组方的心得整理出来,并通过举例,详细解释了组方的思路。感谢王老师的无私分享

高效方组成的思路


中医治病离不开方子,尽管方子成千上万,但病情是复杂的,虽说我们掌握了一些方子,然而还是不能够达到和满足临床上的需要。这是经常遇到的问题。怎么办?


自古华山一条路,只有自己组方子了。但是怎么组?是自己闭门造车,苦思瞑想,还是临时拉郎配,按功效找几味药放在一起?这两种方法可以说效果肯定不好。那么有没有一种既省事又疗效高的办法呢?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动脑,办法就在手中。


已故名医何绍奇《读书析疑与临证得失》中有一段话:


“近20年来,又涌现出一批新型的辛凉解表方,与前述金代、明代的辛凉方相近。如羌活板蓝根汤(羌活、板蓝根)、羌活黄芩汤(羌活、黄芩)、羌蒡蒲薄汤(羌活、牛蒡子、蒲公英、薄荷)等。


这些方,无论解表、清热,两方面作用都很强,也不拘于伤寒、温病,剂量也不再是「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如羌活一般用9~15g,板蓝根用15~30g。”


笔者治外感初起,症见恶寒、身痛,高热不退,口渴、咽痛,无汗或汗出不畅者,尝取败毒散之荆芥、防风,竹叶石膏汤之竹叶、石膏,小柴胡汤之柴胡、黄芩,银翘散之金银花、连翘,1剂或2剂即可退热,屡经运用,故敢为读者告。


自谓此方虽杂凑而成,但亦得金元之余绪,名之为“辛凉解表方”,亦无不可。盖辛者,辛以解表;凉者,凉以泄热也。


已故名医焦树德《运用三合汤、四合汤治疗胃脘痛》一文中有一段话:


“在40多年的临床实践中,我常常使用“三合汤”与“四合汤”治疗久痛不愈,或用他药不效的胃痛顽症,每收良效。”


三合汤组成:高良姜6~10g,制香附6~10g,百合30g,乌药9~12g,丹参30g,檀香6g(后下),砂仁3g。


本方主治长期难愈的胃脘痛,或曾服用其他治胃痛药无效者,舌苔白或薄白,脉象弦,或沉细弦,或细滑略弦,脘喜暖,痛处喜按,但又不能重按,大便或干或溏,虚实寒热症状夹杂并见者,包括各种慢性胃炎、胃及十二指肠球部溃疡、胃黏膜脱垂、胃神经官能症、胃癌等所致的胃痛。


本方是以良附丸、百合汤、丹参饮3个药方组合而成,故名“三合汤”。


其中良附丸由高良姜、香附组成,主治肝郁气滞、胃部寒凝所致的胃脘疼痛;百合汤由百合、乌药组成,主治诸气膹郁所致的胃脘痛;丹参饮为丹参、檀香、砂仁3药组成,是治疗心胸、胃脘疼痛的有效良方。


四合汤组成:即在述三合汤中,再加失笑散(蒲黄6~10g,五灵脂9~12g),4个药方合用,故名四合汤。本方主治同三合汤,但又兼有胃脘刺痛,痛处固定,唇舌色暗或有瘀斑,或夜间痛重,脉象沉而带涩,证属中焦瘀血阻滞者。


三合汤与四合汤为焦树德祖传秘方。焦树德云:“痛在心口窝,三合共四合。”三合汤由良附丸、百合汤、丹参饮3首方剂组成,故名“三合汤”,善治虚实夹杂、气滞血瘀寒凝所致之胃痛日久不愈者。


因其人患病日久,“久病必虚”“久病多瘀”,又“瘀”“虚”皆能致郁,因而临证每见胃痛日久之人,多为气血同病,虚实相兼,故焦树德以三合汤治之,切中肯綮,每多效验。四合汤是于三合汤中复加失笑散以增活血化瘀之效,以治血瘀胃痛者,则更为贴切。


上述两个方子是我临床上常用的,而且疗效都很高。通过上述两则医话,我们看到名医在组方时都是很聪明的,这就是把前人有效的方子集中起来,打歼灭战,组成新方,并把它变为自己的有效验方或秘方。


我们要学习这种方法,这种思路。这种方法既简单又实用,对于临床经验不多的青年中医师来说,应该更为实用和易学。


临床上,我在感觉一个方子不能贴合病机,需要组成新方时,经常用到这个方法,效果还是蛮灵的。


比如我治疗丹毒的有效方子就是龙胆泻肝汤加五味消毒饮;治疗崩漏的验方就是傅山治老年血崩方加山东名医张志远治崩漏的地榆、白头翁、生贯众方,再加山东名医李凤翔的治崩漏的大量益母草方。


几方合在一起,组成我自己的秘方。实际上这方法并不新鲜,医圣张仲景就常用。君不见柴胡桂枝汤么?大青龙汤(实为越婢汤合麻黄汤)么?


上述两则医话包括了两个方面的意思:组新方时,一是把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效方组在一起,不作加减;二是把几个方子中的主药提出来组在一块,如名中医何绍奇辛凉解表治外感的新方,集中火力,发挥作用。


第三方面上述文章中没有说,其实就是把一个名方中的主药加大药量,这也是常用的方法,诸位也不可忽视之。


  • 验案


刘某,男,约65岁,退休干部。2005年的10月来诊。


患前列腺增生引起尿无力,滴沥不尽。根据当时的辨证肾阳不足兼有气虚无力。处方:


生黄芪120g,生甘草30g,熟地黄45g,山茱萸30g,怀山药30g,茯苓12g,泽泻12g,牡丹皮10g,肉桂10g,附子10g。3剂,水煎服。


此方为八味肾气丸合王清任《医林改错》黄芪甘草汤。金匮肾气丸温补肾阳,仲景书列五条:


治“脚气上入少腹不仁”;“虚劳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


“短气有微饮,当从小便去之”;


“男子消渴,小便反多,饮一斗小便一斗”;


“妇人转胞,胞系了戾不得溺”。


纵观五条,原治少腹膀胱之疾居多,实为治前列腺增生之良方也,故选之。


再看黄芪甘草汤原文:“治老年人溺尿玉茎痛如刀割,不论年月深久,立效。黄芪四两(生),甘草八钱。水煎服。病重一日两付。”该方显然为气虚无力尿闭而设,故选之。


两方合用,颇合病机。本想这个方子应该迅速起效,谁知3日后该患者复诊说,有点效,但不明显。


我认为是服药时间短,原方又续服10剂。又过了十来天,该患者再诊,说变化不大,但总体比没服药时强。我这人总喜欢对一些病追求速效,以取得患者信任,尤其是在坐堂行医时。


所以,患者说变化不大,我思之良久,考虑需再加大力量,集中火力,争取速效,于是又添加一效方入内,即通关丸。


通关丸,又名滋肾丸、滋肾通关丸,出自《兰室秘藏》,治“不渴而小便闭,热在下焦血分也”。由“黄柏(去皮、酒洗、焙)、知母(酒洗、焙干)各一两,肉桂五分”组成,“为细末,熟水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一百丸,空心白汤下,顿两足令药易下行故也。如小便利,前阴中如刀刺痛,当有恶物下为验”。


后世医家多用本方治疗癃闭而口渴者,亦有用以治疗肾虚蒸热、脚膝无力、阳痿阴汗、冲脉上冲而喘者,大都围绕“肾”来发挥本方的用途。


其实,通关丸既无补肾之功,亦乏清肾之力。其功不专在肾,而专于膀胱。与其说为治肾之专方,不如称其为理膀胱之专剂。


根据我以往的经验,该方在治疗小便不利方面,也有良好的疗效,故而三方合用,再次试用,该患者服药后,反映疗效显著,尿线变粗,尿路变畅,过去的尿频也大有改观。效不更方,又服1个月余,基本治愈了前列腺增生。


自此以后,我常以此方为主,治疗老年性前列腺增生疾病,疗效可观,而且也成了我自己的一个秘方。

本文摘自《杏林薪传》,人民军医出版社,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


亲,上品姜粉、姜膏、艾条、温灸服、道地药材?点击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