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肝胆

宣明中醫學社 2020-11-16 16:05:50

此为宣明中医学社《中医内景学》课程结束后,学员所写小论文之四。

————————————————

长 文 预 警:✨✨✨✨⚡️⚡️⚡️⚡️

~~~~~~~~~~~~~~~~


记得很久以前看过一本书,叫《人体使用手册》,这大概是我第一次接触的中医类入门书籍。那时对书中的大部分理论都理解不了,只记得说常敲胆经治百病。当时对于这种一招用遍天下的思路存有疑虑,但却对肝胆却留下极深刻的印象。迷惘多年,兜兜转转之后,终于有机缘真正开始学习中医。内景课上所讲到的第一对脏腑也是肝胆。于是就选为中医内景学论文的主题。肝胆秉木气,以应春,是四季之始,故取从头开始之意,作为我漫长中医之路的一个开端。


一、肝胆相照中西通


有个成语叫:肝胆相照。度娘的解释为:比喻以真心相见。古人造词遣句从来都是有理有据,肝与胆在距离上相依相随,在功能上相合相助,真正称得上"相照"二字。

肝体上连肺,下贯横膈,分布两胁,分左右两大叶。很多中医经典对其都有详尽描述,唯有《难经》中说得有趣:“肝独有两叶,以何应也?然:东方木也。木者,春也。万物始生,其尚幼小,意无所亲,去太阴尚近,离太阳不远,犹有两心,故有两叶,亦应木叶也。”而《素问》中又说:“肾生骨髓,髓生肝”。肾为水,水生木,故肾为肝之母。如果说肾是我们人体先天而来的一颗种子,那么肝就是由这颗种子长出来的最初两片叶子。


胆,中精之府,附生于肝叶间,位于膈下,长三寸三分,重三两三株,贮精汁三合,色青微黄,而味极苦,其藏其泻,异于于传化诸腑,故为奇恒之府。

心合小肠,肺合大肠,脾合胃,肾合膀胱,肝合胆。这几对互为表里的脏腑,都是由体内油膜相连,唯有胆是紧附于肝,在距离上最为切近。


西医认为胆汁是从肝脏中分泌出来的,胆则是储存胆汁分泌的器官。在需要时候,胆汁流进胃中以帮助消化。人体吃进去的食物,有一部份是由胆汁的作用,分解成人体所需要的营养。这种解释与中医的很接近,中医认为胆属火,肝属木,胆汁为肝所化,是木生火,胆汁化物,是木能疏土。胆腑有藏精汁,主疏泄,主决断,寄相火四大功能。肝之余气化为精汁贮藏在胆腑中,并根据脾胃的需求,有规律的排泄精汁,以帮助脾胃运化。

我有个前同事,共事时我们都称他为肉食者。因为每日午餐时他要求必需有肉,并且像孔子一样要求整块见方才可以,像什么肉丝肉末炒菜的,在他眼中就算是素菜了。这令当时充任伙头的我十分头疼。他在五年前被查出胆结石,随时做了胆囊切除手术。这几年以来,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好,身体无异样。结果前不久,突然胃疼,去医院一检查才发现已经患了严重的胃溃疡。我仔细问了他,得知他依旧像以前一样喜欢大量吃肉。我认为正是因为他没有了胆囊,肝脏分泌了胆汁以后没有地方储存,随时流出,所以胃没有了胆汁的帮助,消化能力降低,而他又依旧吃大量不易消化的肉食,故而加重了胃的负担,才造成了胃溃疡。


足厥阴肝经与足少阳胆经。

足厥阴肝经,流注时辰清晨一至三点,丑时。其位于大腿外侧,从大敦穴,经行间穴,太冲穴,中封穴、蠡沟穴、中都穴、膝关穴、曲泉穴、阴包穴、足五里穴、阴廉穴、急脉穴、章门穴至期门穴。


足少阳胆经,注流时间夜间十一点至凌晨一点,子时。其穴有:瞳子髎穴、听会穴、上关穴、颔厌穴、悬颅穴、悬厘穴、曲鬓穴、率谷穴、天冲穴、浮白穴、头窍阴穴、完骨穴、本神穴、阳白穴、头临泣穴、目窗穴、正营穴、承灵穴、脑空穴、风池穴、肩井穴、渊腋穴、辄筋穴、日月穴、京门穴、带脉穴、五枢穴、维道穴、居髎穴、环跳穴、风市穴、中渎穴、膝阳关穴、阳陵泉穴、阳交穴、外丘穴、光明穴、阳辅穴、悬钟穴、丘墟穴、足临泣穴、地五会穴、侠溪穴、足窍阴穴。总共44个穴位。


二、养血濡筋聚精魂


吴棹仙在《医经生理学》中说:肝秉东方木气以升,为将军之官,罢极之本,内生血气,外生筋膜。胃腑食气之精者,常散于肝,而淫于筋。凡他部化生之血,除营周于身而有余者,则藏于肝,为魂之舍。

人体中的十二经筋,都由肝来主管。《灵枢.经筋》言:“足厥阴肝筋,起于大指之上,上结于内踝之前,上循胫,结内辅骨之下,上循阴股,结于阴器,络诸筋。”肝脏的好坏对于男子性健康有着特别重大的意义,肝伤于寒则阴器缩入,肝伤于热则阴器纵挺不收,房劳过度伤肝则阳痿不起。《素问·生气通天》指出:“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苑于上,使人薄厥。”这是大怒伤肝等情志刺激而迫使气血逆乱,甚者昏厥不省人事。若伤及诸筋,使筋驰纵不收,不能随意运动,则发为半身不遂,就是人们常说的“中风”。而爪是筋之余,肝主筋,故其华在爪。而人体关节运动,由都筋支配,手是人体中关节最多的部位,故肝之变动为握。

因肝主藏血,故女子以肝为先天。若肝郁气滞,则血为气并,会造成月经不调;气滞血瘀,不通则经来腹痛;滞久则经闭,月事不行。若肝郁化炎,则热伤冲任,出现月经先期、月经过多、崩漏等。有很多的女性,在情感遭受挫折时,会有不同程度的月经不调。《红楼梦》第七十二回,平儿对鸳鸯说凤姐的病症:只从上月行了经之后,这一个月竟沥沥淅淅的没有止住。这可是大病不是?鸳鸯听了,忙答道:嗳哟!依你这话,这可不成了血山崩了。——凤姐是个心气高,心思深,怒气重的,这症状便是典型的肝郁化火,热伤冲任而造成的崩漏。

吴棹仙说:“天地气味,有益吾人,则脏先受之,其太过而反损吾人者,则外体先受之。若情志自伤,则直伤脏体,所谓大怒伤肝也。”

人若情志受挫,有时会出现胃痛不食,西医诊断为压力性胃炎。这是因为肝为脾主,木强克土,传气至脾的缘故。《金匮要略》中说:“夫治未病者,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肝气盛的人,往往会脾弱。《红楼梦》中秦可卿月信不至,懒思饮食,庸医误以为是喜脉,却被高明的张友士一语道破病机,他说:“据我看这脉息: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此病是忧虑伤脾,肝木忒旺,经血所不能按时而至。”肝者,将军之官,谋略出焉。这便是“肝主谋略”的副作用了。

当然,最直接的,生气后会直接出现肝区疼痛。《红楼梦》第八十三回,薛姨妈被夏金桂无理吵闹一番后,回到房中突然间喊道“左胁疼痛的很“,这便是典型的肝气上逆。唐容川在《中西汇通医经精义》中说道:“木喜条达,肝主疏泄。悲怒气逆则伤肝。悲者肺主之,过悲则金来克木,木不能达;怒者肝主之,过怒则肝木横决,血不能静,二者皆逆气也。”幸而宝钗知医理,不及请医,只用一味钩藤煎浓汤服下。钩藤入肝经,可清热平肝,熄风定惊,一剂而效。其实针对这样急症,还有一个有效的办法,就是针灸或按揉太冲穴(在足背第一、二跖趾关节后方凹陷中),这个穴位是肝脉本输穴,号称“消气穴”,可以让上升的肝气往下疏泄。

古语形容生气到极点叫作:怒发冲冠。这并非古人想象力太丰富,从中医角度来分析,发脾气时,人体内的确会有一股气会直冲头顶。足厥阴肝之脉起大指丛毛之际,上足跗,循股内,过阴器,抵小腹,属肝络胆,挟胃贯膈,循喉咙,上连目系,与督脉会于颠顶。故肝气极盛时,气会冲至巅顶,所以很多人生气时会有头疼头晕的症状。《伤寒论》中有一个厥阴脏寒证:“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吴茱萸汤主之。”其病机便是厥阴寒盛,饮邪不化,浊阴循经上扰清窍,则见巅顶作痛,痛连目系。偶尔生气可能会头晕头痛,常常生气,使气冲头顶发热,久之便会形成秃顶。所以往往位高权重的领导们都有个标志性的"地中海"发型。而生闷气会使得气在胸腹腔中形成“横逆”的气滞。女性的小叶增生和乳癌很可能都是生闷气的结果。


贾宝玉说,女人是水做的骨肉,除了女子柔情似水,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女人爱哭。哭并非是一件坏事。肝藏魂,昼则魂游于目而为视,故目为肝窍,泪为肝液。哭是宣泄情绪的一大出口,令人不至于肝气内郁,只不能学林妹妹,过犹不及。因为肝开窍于目,所以关于眼睛的疾病,像迎风流泪,视物昏花,畏光羞明等,中病都会从肝脏入手调理,比如杞菊地黄丸,明目地黄丸都是类似的思路。中医治疗夜盲症还经常用动物肝脏,疗效都不错,是我们千百年来遵循的“以形补形”的原则。

肝脏不好的人,还会出现睡浅多梦。《内经》有云:肝气虚,则梦见菌香生草,得其实则梦伏树下,不敢起。肝气盛,则梦怒。.......厥气客于肝,则梦山林树木。


为什么肝能主情志,司思悲,致梦境呢?中医认为肝主血,血藏魂,血液是魂的载体。唐容川说:“肝主血,而内含阳气,是之谓魂。昼则魂游于目而为视,夜则魂归于肝而为寐,魂不安者梦多。”有意思的是,西方也有类似的说法,基督教认为血液是生命的象征,灵魂的住所,所以旧约中上帝规定所有以色列人以及在以色列中混居的人不得食用血液,否则会视为是藐视生命和上帝。现在知道为什么吸活人血液为生的吸血鬼大人们这么害怕与仇视上帝了。^_^


“魂魄”是道家和中医的基本概念。神有天神和人神,人神是父母之精结合瞬间诞生的。《灵枢.本神》说:故生之来谓之精,两精相搏谓之神。随神往来者谓之魂;并精而出入者谓之魄。也就是说,人神可以分为魂与魄,魂随着无形的神气运动,魄则伴随着有形的精出入。孔颖达说:“魂魄,神灵之名,本从形气而有,形气既殊,魂魄各异。附形之灵为魄,附气之神为魂也。附形之灵者,谓初生之时,耳目心识,手足运动、啼呼为声,此则魄之灵也。附气之神者,谓精神性识渐有所知,此则附气之神也。”魂控制无形的情绪、情感。道家细分三魂:胎光,爽灵,幽精。胎光被视为生命之光,相当于人生命力和自愈能力的源泉;爽灵大概类似于人们常说的智力,入世的聪明才智。而幽精偏向于控制人的本能欲望。

到了夜间,魂入血,藏于肝。本当静养休息,但如果有各种原因搅扰神魂,就会出现魂不附体,难以入睡、早醒,或魂魄飞扬,出现多梦浅睡的问题。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有魂魄离体的记载:“有人卧则身外有身,一样无别,但不语,盖人卧则魂归于肝,此由肝虚邪袭,魂不归舍,病名离魂。用人参,龙齿,赤茯苓各一钱,水一盏,前半盏,调飞过朱砂末一钱,睡时服,一夜一服,三夜后,真者气爽,假者即化矣。”我有一朋友,十年以来夜间总不能深睡,被梦境所累,白天精神萎靡,痛苦不堪,我日夜思索苦无良策,未知此方能否一试?


三、疏肝利胆柴胡方


人生病,都有一个从外而内,由表及里的过程。肝胆之病,往往从少阳病开始。

足少阳胆经,起于目锐眦,上抵头角,下耳后,入耳中,至肩入缺盆,下胸贯膈,络肝属胆,沟通了肝胆的表里关系,故在少阳病过程中,肝胆互相影响,胆的病也可以影响到肝,在症状上既有胆的症状,有时也出现肝的症状。足少阳胆经直行者,从缺盆下腋,过季胁,行身之侧。足少阳经别入季胁之间,循胸里,结心,向上夹咽,沟通了心胆之间的联系。所以,头角,目,耳,咽,胸,腋,膈,胁,季胁等,皆是少阳经脉所过的部位,少阳经脉受邪,在这些部位会出现相关的证候。


太阳主表,阳明主里,少阳的病位叫半表半里,因为少阳经脉行于身体的侧面,居于太阳,阳明的夹界。背为阳,就是太阳,前面是阴明,两胁属于少阳。少阳有出入枢机的作用,外能从太阳之开,内能从阳明之阖。《素问.阴阳离合论》说:“少阳主枢”,三阳有开,合,枢,因为人的气有升降出入,太阳主开,所以太阳之气向外,主表主开;肠胃之气以下行为顺,所以阳明之气主阖,少阳界于太阳,阳明中间,叫半表半里。在胁下,外能从太阳之开,内能从阳明之阖。这就像一扇门,门的枢纽是装在一侧的,但是枢纽的灵活运转,却关系到整个门的开合。

常见的少阳病分为经证与腑证,经症由邪入少阳,经气不利,正邪分争所致,可见耳聋,目赤,偏头痛,往来寒热,胸胁苦满等。腑证是胆火内郁,枢机不利,进而影响脾胃升降,可见口苦,咽干心烦喜哎,嘿嘿不欲饮食等。


由于少阳的阳气抗邪能力比较弱小,所以少阳病禁用汗,吐,下法。而只能用和剂来枢解。这就用到著名的小柴胡汤。小柴胡汤共有七味药:柴胡,黄芩,人参,半夏,甘草,生姜,大枣。柴胡为本方之君药,性味苦,微寒。归肝、胆经。有和解表里,疏肝,升阳之功效。在《神农本草经》中被列为上品之药。与余六味相辅相成,和枢机,解郁热,达三集,畅气机,攻补兼施,寒热同调,温而不燥,寒而不凝。胆腑清和,则胃能降浊,脾能升清;三焦通达,则水升火降,气通津布,表里之气皆可调和,实是和解之良剂,后世称其为“和剂之祖”。小柴胡汤在现代临床应用非常之广泛,外感内伤,男女老幼,各个系统症证,只要病机符合少阳枢机不利的都可以应用。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少阳病有时是因为太阳症未愈而传经所致,所以小柴胡汤常常被用于治疗外感风寒。而女子在行经期间如遇感冒,则可一律使用小柴胡汤。

少阳病的其他方剂,多半也是在此方基础上化裁而成。如柴胡桂枝汤,主治心下支结,少阳兼太阳太阴病;大柴胡汤,主治少阳不和兼有阳明里实或少 阳胆腑的热实证;柴胡加芒硝汤,主治少阳病兼阳明里实误用丸药泻下的病证;柴胡桂枝干姜汤,主治少阳病兼脾虚津伤的病证;柴胡加龙骨 牡蛎汤,主治心烦,惊悸不宁,少阳病兼表里三焦俱病。

肝胆皆喜疏泄,而柴胡以疏通为业,所以是肝胆天生之良配。还有一些肝胆常见药方中,也都有柴胡,如四逆散,逍遥散等。

另外还有厥阴病症,病的成因,治法复杂,这里便不再赘述。


四、养肝护胆精神守

肝为作身内能量圆运动的起点,牵一发而动全身,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应好好养护我们的肝胆。在饮食中适当增加酸味,平时无事可以多敲敲胆经疏通经络,早睡早起等等,方法不一而足。然尔养肝的关键,我认为在于“情绪”二字。


俗话说,不如意事常八九。现代快节奏的生活与工作压力,常常令人产生焦虑情绪。从小被教育出来的竞争意识深入骨髓,在争名夺利间,多的是壮志难酬,事与愿违。又或者纠缠于世俗情缘,恨离别怨。另一方面,都市的夜生活,往往又使我们通宵达旦地工作或娱乐。在肝胆经流注的子时与丑时无法保证深睡眠,影响肝藏血养血的功能。吴棹仙说得好说:“肝有风寒外中而病者,有气血内滞而病者,皆未及藏真也。若悲哀动中,直损肝魂者,至秋多死。 ”情志内因对于人身体健康远远要比外因对人体的伤害要大。No zuo No die,Why you try?话粗理不糙啊~


佛说人有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五蕴盛、求不得。虽然我们无法勘破生死,放下一切,但也可以尽量使自己回归到最朴素的心态。真正的养身至理,《内经》里说得透彻,很有实践性:“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逆之则伤肝。”对待我们的身体,应该像春天般温暖,不能一味索取而不顾身体的感受。要时时倾听身体的声音,是谓身心合一。 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

后记:这次写论文,我自一月前收集资料,有读新书,也有温故知新的旧书。从结果来看,无疑是失败的,论文写得词句生硬,结构混乱。但就过程而言却是愉快欣喜的,不管是旧书新读,还是新书恶补,我都从中获益良多,颇有一些豁然开窍的感悟。只是根基尚浅,对于许多理论惟有赞叹点头,无法融汇贯通地用自己的语言表述,建立一个完整的结构。很多的论述难免生搬硬套,所引用的医案也是由着性子随意穿插,未经考据。若示之于众,贻笑大方是难免的了。且安慰自己是新人起步,资质虽钝,态度尚诚。在中医这条路上,我希望能尽量走得远一些,惜缘随缘不攀缘。


参考书目:

《医经生理学》

《金匮要略》

《素问》、《灵枢》

《中西汇通医经精义》

《字里藏医》

《红楼梦》

《郝万山伤寒论讲稿》

《刘渡舟伤寒论讲稿》

《人体使用手册》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