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健科技尉建锋谈创业:“互联网+医疗”还是“医疗+互联网”?

智慧健康产业联盟 2022-06-19 13:12:05

【嘉宾】尉建锋,浙江大学外科学博士,浙江省千人计划人选。现任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肝胆外科医生,卓健科技创始人、总裁。


【精彩观点】:


1、app需要持续的深入优化,1.0、2.0、3.0……


2、卓健创业痛点:老百姓的医学宣教严重不足,医疗资源获取非常困难,医学智慧流失。


3、腾讯要投我,我当时很警惕。


4、在公司运行中,一直保持医生的身份。


5、我提倡医疗+互联网,医疗是核心。


6、融资要找对人。


7、医生创业更了解医院、医生和患者的痛点。


第一个产品 轻模式解决健康普及问题


我创业初衷是来源于国外的一次经历。2006年,我在美国做博士后研究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太投入没注意身体,得了应激性胃溃疡,消化道大出血。当时是博士三年级,已经学医8年,但对于比较严重的消化道大出血,我自己了解的也不多,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后来我反过来想,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说,他们对医学的了解更少,更不清楚某些病情的严重性。那是我想到了第一个创业方向,帮助老百姓了解医学基础知识。


2007年从美国回来以后,我发现国内的短信业务还比较火爆。2008年我在杭州市通过移动平台做了sp手机短信、彩信的业务,向老百姓定向推送健康普及知识。这个项目做了两年,当时算做的蛮成功的,订阅用户达到了12万人。


2010年的时候智能手机出来了,我就想到要做个app,让更多的人通过网络获取医疗资源,获得医疗普及知识。


2011年2月,我们组建了一个专门做app的团队,2011年4月份我们发布了国内第一款基于移动医疗的手机app——“掌握健康”,那个上面涵盖了几千家医院信息,比如专家的信息、健康宣教、资讯、药物库、疾病库、症状库、智能导诊等等。春雨是2011年5月份成立的公司,11月发布第一个版本,而我们比他们早了足足半年。


第二个产品 重模式锁定以医院为核心


做了一年多的轻应用后,我们做了一个转型,从直接面向百姓转向医院,从医院的角度为老百姓做一些服务,比如电子病历开发、随访或者做远程指导等等。


医院互联网化,当时主要是面临几个问题,一是医疗数据必须要物理隔离,二是在线问诊还有很多的法律问题。作为一个医生来讲,我要考虑法律风险,所以我们也独立给医院部署服务器,给医院做一些保全的工作。同时,我们的平台一直没有开通在线问诊这项服务。


第一步,是要把医疗数据拿出来,这并不容易,如果当时没有我们院领导的全力支持,那么基于医院的中国互联网化产品可能会推迟两年产生,也正是由于我们的努力,使得基于医院的互联网产品得到了雨后春笋般的出现。


2012年8月30日,我们第一款真正把医院数据拉出来的应用:“掌上浙一”发布了。当时,可能各大医院还没有可以通过互联网方式让老百姓更高效获取到医疗资源的概念,比方说挂号、取化验单等等 。


我们发布了掌上浙一以后,陆续在上海长海医院、宁波第一医院、嘉兴第一医院、湖南襄阳医院等医院得到了进一步的验证,认为医院是可以接受这种比较新潮的互联网化运作,所以我们就慢慢把这个产品在全国推广。


到目前为止,掌上浙一已经在国内400多家医院落地。前两天复旦发布了一个全国医院top100的名单,其中有24家医院与我们完成了签约,有13家医院已经上线运营。


产品已经迭代到4.0 始终以医院为核心


我们对掌上浙一功能研发,也是进行持续深入优化的,我们在内部把它分为几个版本。第一个版本就是目前市场上可以看到的,老百姓可以通过这个app,挂到这个医院的号,能够取到化验单,能够支付,能够得到就医指导,能够直接导航到这家医院(比如医院有哪些科室,哪些布局),这个是1.0版本。


后面升级到2.0版本,把患者的个人健康档案加入进来,也涵盖了病人的随访。


再后面升级到3.0版本,增加了患者住院相关的服务,比如患者可以通过app查看他在住院期间的手术记录,同时增加了检查方面、手术相关的一些宣教,以及订一些住院期间的生活用品、餐饮等等。


今年年初,我们推出了4.0版本,它可以把一些协作医院对接起来。比如与它协作的医院需要转诊,转诊的病人信息需要手续确认,我们可以通过移动化的方式来实现,同时把远程病理、远程影像、远程B超,这些与诊疗密切相关的业务,都整合到手机app客户端,能够与医院内部的his做一个完美的配合,让老百姓获得更好的医疗资源,也让医生行医过程更加方便。


除了做医院互联网化的服务,我们还做了一些跟卫生局、跟政府相关的项目,比如在杭州市卫生局,打通了从社区到县市级医院、再到省级医院的通路,老百姓可以直接到社区医院里面直接预约省级医院的检查,或者市级医院的专家号,以及约到某家医院的住院。


精彩问答:


1、有大咖说,只有医院开始做互联网时,互联网医疗的春天才能来到,这句话和卓健公司有些契合,您怎么看?


尉建锋:从2012年开始,已经有医院开始做互联网这个事情了,也不能说医疗互联网的春天已经到了,因为医疗互联网存在许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尤其作为医生来讲,比如说法律的一些风险,你可以去看一下国家的政策,为什么要限定医疗远程会诊要基于医疗机构间或者医生与医生之间。


为什么要基于医生跟医生之间的会诊才是有效的,才可以给予诊断的意见和治疗,因为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讲,他很难把他自己的临床症状用各种方式去表达出来,所以我们在推杭州市社区平台的时候,通过社区医生把患者的症状,用专业的方式反馈给上级医生 ,这个时候他其实是可以做一个远程指导的。如果说有这些政策上的保证 ,真正的互联网医疗的春天才会到来,如果政策上包括法律的界定还没有明确的话,很多时候现在做的事情对医疗来讲还是隔靴搔痒的事情。


还有就是,现在的互联网医疗没有切入医疗的核心业务,也就是诊断和治疗。你有诊断和治疗,最后才能把这些医疗资源向老百姓开放。最简单的挂个号,支付后,你只是在医院门口进了一小步。在医院内部如何做一些操作,比如到如何到医院诊室,诊治完如何到住院病房,住院病房内该如何操作,对于疾病又有如何的认识,这些都需要很大的改进,我们现在很多的创业公司还没有真正深入到诊治业务里面去。


2、卓健现在有盈利了吗?如何维持公司发展?


尉建锋:再反过来讲盈利模式,我们公司今年的有些项目建设费也能涵盖一些人力成本,慢慢让投入和支出持平,我们希望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能够把整个团队的成本解决掉。


3、现在做医院互联网化的公司多不多?卓健和他们有怎么的区别?


尉建锋:现在做医院互联网信息化建设的公司有不少。比如上海、江苏都有几家公司在做类似的app应用,但是很多都是自己有平台,把医院的一些数据、资源放在他们平台上去。我们还是坚持给医院服务,独立去开发一些针对医院的app应用,所以很多大医院还是愿意接受我们提供的服务,并自己实际来运作的。所以从这个定位来讲,我们是国内做得最好的。


4、现在和咱们合作的医院都是些什么类型?


尉建锋:我们现在合作的医院里面 95%以上都是公立医院,有些民营医院想让我们做,但由于人力比较紧张,所以很多暂时都没做。最近我们也开发了一个可配置模块化的应用,开发一个app也就一周左右的时间,所以现在也可以接一些民营医院。


5、卓健的应用有没有调用合作医院his系统数据的权利?


尉建锋:这个首先要医院首肯才能做这个事情,然后医院协调his公司把这些数据按照我们的要求对接,给我们拉出来,在app上做一个展示。否则我们没有权利调用,因为这个数据是属于医院和患者的,既不属于his公司也不属于我们公司。


关于跟合作医院his系统共享的事情,因为我们的现在的功能上面有包括挂号、支付、取化验单等模块,同时我们下一步在做远程病例、远程影像,也是需要调用一些电子病例、检查结果等信息出来,所以必须跟医院的his做一个深入对接。


6、精准医疗的突破,尉医生觉得是从基因检测方面呢还是大数据呢?


尉建锋:我理解的是精准医疗不仅仅是基因检测方面的精准医疗。我读博时的课题,是研究如何实现从RNA到DNA到蛋白到功能蛋白之间的转化,通过对这些的了解,我发现其实从基因到功能蛋白有很长的路要走,比如基因突变的不确定性不易评估等,单纯从基因角度判断发病的概率是不准确的,所以我所理解的精准医疗是建立在大数据基础上的而不仅是从基因检测来考虑的。


7、尉医生如何看医联体这个东西呢?


尉建锋:在国内来看,我们做医联体做的还算可以了。个人认为,医联体必须是依托在一个大型医院,并把它周围各种协作医院以及医疗资源进行结合。


比如说我们现在给一家医院做医联体,使得它的远程会诊功能升级到一个新的层次,它可以实现这样的场景:


一个病人,从下级医院转向上级医院,通过医联体可以提前让上级大型医院的专家通过手机app的方式或者网站的方式,提前把患者需要做的检查或诊断信息了解之后,确认病人是否需要转上来,确认之后,再把上级医院住院请求信息写到his系统里边去。等到上级医院有床位空出来之后,下级病人直接接到短信或者其他信息通知,就可以直接转到上级医院的床位上来了。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治疗没有中断,检查检验也没有中断,这对于病人来讲是非常好的。医联体可以省去急诊、会诊的中间过程,比如下级医院的病人需要做手术,他准备远程病理会诊,通过医联体就可以直接将病人情况传到上级医院了。


上个月开通了五家医院医联体,总共传上来46例病理会诊,这比传统的会诊量大的多。与此同时,我们还在医联体里边加入了远程的B超、实时指导、病人流转、医生流转等等模块。其实医生也是需要流转的,比如说,从上级医院下乡指导,或者下级医院上来进修等,同时我们把远程的教学,分享、讨论都在医联体里边呈现。


8、尉医生您怎么看医疗区域性平台的建设?


尉建锋:我们在浙江省内做了四个平台,分别是:杭州、宁波、绍兴、嘉兴,接下来还会做三个平台,浙江应该有七个平台。拿杭州市卫生局区域平台来说的话,我们已经把杭州市社区医生一体化签约,方便进行转诊。


同时我们还有相应的手机app,对于患者来讲,app拥有比如挂号、取化验单、支付、甚至慢病随访、个人健康档案建立等功能;对于医生来讲,我们也有专门医生app,医生的app主要功能有会诊、管理社区病人、转诊、认证等等。


9、您认为现在医疗行业的发展是“互联网+医疗”还是“医疗+互联网”?


尉建锋:我个人认为,互联网+医疗很难做,因为医疗比较特殊,所以很难加上去,我提倡的是医疗+互联网,医疗是核心,再通过互联网方式和手段更加高效地将医疗服务提供给老百姓,提供给社会。


10、尉医生,请教下您觉得对于病人病历数据互联网化这个事,医院和国家整体政策是个怎样的态度?


尉建锋:关于病人数据互联网化,我们在两年前已经开始在布局,圈内应该也听过,“数据开放联盟”,我也是当时核心的发起者。在美国有个蓝钮计划,在政府层面认可就是医疗数据是属于患者的,医院只是负责保管的,当然有些主管数据是属于医院的,所以我们也在倡导数据还给患者。


我们和浙江大学联合成立了一个研究所,也是研究一个事情,就是不同的医院出来之后怎样把数据还给老百姓,因为不同的医院的结构格式不同甚至单位都不同,怎样把这些数据整理出来然后要做个融合、做个认证、再做个分享,再还给老百姓,老百姓也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获取到。其实这就需要一个平台甚至是公益平台去做这个事情。通过数据开放的事情,也慢慢的受到了卫计委相关主管部门的认可。


只有把数据真正还给患者,病人数据互联网化才能真正做起来,否则的话不同医院或机构病人数据之间的互联网化很难做起来,无法做到真正融合。


11、医生创业的优势是什么是?


尉建锋:医生不容易,医生创业更不容易。现在反过来想想,如果不是带着团队往前跑,带着大家一起坐在一条船,一起做事情达到胜利彼岸,我肯定会想,是不是回到医院更加轻松,旱涝保收。

但是反过来想,我个人认为,如果一般的IT创业公司来做这些事情其实是挺困难的,因为他其实很理解到医院医生的痛点,患者的痛点,大家都以为挂号是个很困难的事情,其实它只是很小的痛点后边还有很多一长串的事情等着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