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里,最后一程的搀扶

愚伯的自留地 2020-06-29 15:14:51

文:张林

 

去年7月,查出84的父亲患了胃癌,已是晚期。医生告知不能再做手术后,亲人们仍四处抓中草药控制缓解父亲的病情。


中草药确乎起了一定的作用。年前六七个月的时间里,没见到父亲有明显的病痛折磨迹象,他还能吃些清淡的食物,也能出屋走动,正月初三四还去邻居家打麻将消磨余日不多的时光。



小年前后复查,胃里那个鸡蛋大小的肿瘤也没见长。医生预测,肿瘤最后堵住了幽门也就不行了。我们天真地认为,有中药抑制肿瘤生长,父亲再活上一年半载没问题。前不久,电视还报道一位身患胃癌的老者,都十八年了,还开心快乐地活着。一向身体硬朗的父亲,如果坦然乐观地面对现实,也应该会创造生命的奇迹。


平时,父亲的状态还不错,他还不知道自己患了绝症。亲人们也有意瞒着他,说他患了胃炎,需要长时间调养,岁数大了恢复慢,他也当真信了。不过,也只他一人蒙在鼓里。亲人们以及熟悉他的老邻旧居,甚而懂话的孩子,都知道他就是靠日子了。

正月初几的一天,一顿大鱼大肉后,父亲就不“走动”了,排不出,他腹胀起包疼痛不已,亲人给他一管蓖麻油喝下。没多久,父亲开始拉肚,拉了两三天吃不下东西。他脸色蜡黄,身体日渐枯瘦,浑身没一点力气。到后来也下不来炕,就连一坐一躺,也需在亲人的搀扶下才能完成了。


此时的父亲,有些焦躁,也有些不解:这是得了什么病,半年多了,啥药也都吃了,怎么就不见好呢?他喃喃地说,还是没看彻底,药不对症,还催身边的亲人给家住城里的儿子打电话,把他再拉医院诊治。亲人见他皮包骨似的,不吃不喝几天了,时日也不多了,便含泪跟他说了实情了。



父亲得知他患了绝症,反而安静下来,不再提看病。只要求身边亲人通知不在身边的儿子:马上回来吧,晚了就看不着了。为了却父亲的心愿,也为尽最后的孝道,不在身边的我们,接到父亲病危的电话,便都请了假,立即赶回来,日夜陪护他。


病魔在快速侵袭父亲的身体。在搀扶父亲坐起躺下时,我发现,父亲身子轻飘,只剩一把骨头了。第四天不吃不喝时,他已不愿坐起,静静躺着,闭着眼睛,我安慰父亲:闭目养神。  


大约十几分钟,父亲再次睁开眼睛,失神地望望我们。只见他慢慢地抬起手,伸出食指指了指他的嘴唇,我猜他要喝水,就用羹匙给他喂了两小口糖水,安慰他说:“爸,喝点糖水,补充营养,会好起来的。”父亲陡然来了精神,直直地望着我,问道:“糖水真管用吗?”我伸出双手紧握住父亲尚有体温的右手:“相信我,没错的。”父亲缓缓地闭上眼睛,嘴角的笑意微微绽开。我忽然感觉,有一股暖流,从父亲的右手上传入我的掌心,流入我的心底。


父亲的回光返照,是在农历二月初三的下半夜一时整开始的。当时,我也正和大哥不错眼珠地守在他的身旁。我赶忙俯下身去轻轻地问:“爸,有事吗?”父亲一如从前,朗声道:“我起来坐一会儿。”我和大哥赶紧去搀扶他,他一摆手,说:“不用搀扶,我自己能起来!”我们有些诧异,在我们一愣神的时候,本来需要亲人搀扶的父亲,竟然双手撑海绵垫子自己起来了。我们一时无语,继而孩子般兴奋,阴云笼罩的屋子里顿时也充满了快活的空气。天一亮,我便和亲人们学说父亲好转的状态,一遍遍地描述父亲创造生命奇迹的每个细节。



这之后的一整天,病重而卧床不起的父亲,和家人要西瓜吃,还因给了小块西瓜他突然小孩子般不高兴;父亲还吩咐亲人把便桶放在跟前,自己也能大小便了;父亲望见窗前院子里摆放的棺材,有些不悦了,他吩咐我们,快把棺材抬往别处,说看见心里犯堵;还跟我们要求,去把后乡卫生院的中医大夫闫国权找来,给他好生看看……所有这一切,让亲人们紧绷的神经瞬间舒展,心里充满喜气、热望和遐想,父亲或许真能创造生命奇迹,用他对亲人的爱和亲人对他的爱的搀扶。


三大战役,抗美援朝,父亲浴血奋战,屡立战功,都毫发无损。一个小肿瘤,怎么会把坚强又命大的父亲打败呢?我豪情万丈,我也无限憧憬,如今生活好了,我们也都算有出息了,一切都才刚刚开始,刚强的父亲不会放弃亲人们对他爱的搀扶、生命的搀扶。


然而,所有这些,都是一厢情愿的臆想。父亲的生命最终还是走到了尽头,时间凝固在农历二月初四四时整。这个时间,也永远刻在了亲人们滴血的心上。亲人们也知道,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人之常情。


可是此刻,长跪在父亲的坟前,我仍禁不住悲痛万分泪雨滂沱。假如眼泪能构造通天的梯子,假如思念能铺成上行的天路,此刻,我会不顾一切径直走入天国,把父亲带回身边尽享天伦之乐。



作为生者,对逝者的任何感情施舍都是浪费,而对父亲最好的告慰,我想就是好好地活着,精彩地走今后的路,珍爱生命中的每一天,把每一天都当做生命中的最后一天,就像我的父亲!我相信我会做到,我也相信我能够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