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常(下)

上海弄堂往事 2020-10-17 16:54:19


无常(下)

萧楼

3月20日夜9点03分,躺在床上写手机短语,题目叫《哀语》,写了两行,“小妹对病床上的老父亲说,检查出来肺上有阴影,问还抽烟吗,父亲说,出院不抽了。95岁……”写到这里,接到正在赶往医院路途上的小妹的电话,说接到大姐的电话,父亲不好,让我赶快去医院。窗外正下着绵绵细雨,我急忙起来,赶去医院。刚下班回家的女儿想跟我一起去,她们不放心父亲,更不放心病中的我,我还是一个人打车赶往医院。女儿从网络上给我叫了车,下了楼就到了医院。

这两天我们都知道父亲不是很好,床位医生是,CT做出来,胃里有肿瘤,因为是高龄,无法手术,也不知道肿瘤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医生说,手术出来的结果也没有意思,建议保守治疗。我们这几天都沉浸在看不见希望的悲哀里。父亲一生很苦,我们没有照顾好他,尤其是我。想想95岁的老人了,还像孩子一样,出院不抽烟了,这样的言语让人难受。

赶到医院,堂弟日兵已经在医院。大姐一个人在医院陪护父亲,看到父亲又是吐血,又是大便出血,她有些害怕,在给小妹电话的同时,给路途相对较近的堂弟打了电话。

等小妹与妹夫赶到后,医生把我们叫到医生办公室,说能够负责的人进来,说父亲是胃癌晚期,问要不要例行抢救的形式,插管按压心脏,说这一切只是走一个过程,病人会很痛苦,按压可能还会将肋骨压断,我们三人统一了意见,一切以父亲不受痛苦为好。医生用电脑做了个病情告知书的报告,小妹代表我们签了字。大姐与小妹妹夫在医院守着,她们让我回家,堂弟就用他的小车将我送回家。

我回到家,将悲伤无望一起带回了家。

是一个无眠的长夜,想了很多,就要没有父亲了,除了悲伤还是悲伤。

父亲不能够吃东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后悔没有早一点领父亲去检查。

去年国庆的几天,父亲在我这里小住了几天,早晨与父亲外出吃点心,父亲早晨还能够吃一碗小馄饨或一客小笼,中午与夜晚,几乎不能吃东西。记得一个夜晚晚饭时,家人烧了一些菜,父亲没有胃口,父亲只吃了一口就不吃了,我冲着家人发火,父亲怕我们吵架,急急的勉强将我给他小碗里的菜吃下去了。现在回想当时的情形,我正不应该。

第二天,第三天,我们都在医院,请了护工,但大姐与小妹还是日夜陪护在父亲身边。堂妹也来了,堂妹也日夜的陪护着父亲。

我们没有希望了,我们已经深陷在悲哀里。

考虑着父亲的后事……

不知道过了多少日子,大姐与堂妹在医院门口去买来了一套“老衣”,是准备送父亲走的。

女儿看着我的悲哀,说,医生都是会把情况说的很严重,爷爷会好的。我只把女儿的话当做无力的安慰。

一个下午,我们都在,父亲情况有所平稳,还是那个医生,他让我们一起去他的办公室,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去,在病房门口的走廊上,这个医生对我们说,情况现在比较好,可能只是胃部溃疡,嘱咐我们给父亲用一周的人血白蛋白,隔天用,一周大概3000元,我们好像遇新皇帝登基大赦天下,异口同声的感谢,也不计较他的朝秦暮楚,刘姥姥式的信口开河,我们只有感谢。

父亲躺在病床上,还是不能进食,大姐与小妹日夜陪着,我们现在剩下的只有祈祷。

人生无常,生命无常,人事无常,人情无常,希望父亲能够好起来,勇敢的闯过这一关。

我母亲的一个远房姓钱的亲戚,他们兄妹俩很远的赶到病房来看望我的父亲,他们的父母在去年年初走了,他们给我看了两位老人离开前的照片,都是95,96岁的老人了,他们走的时候,同住在一家医院,子女们把两位老人推送在一起,两位老人躺在病床上,鼻子上插着管子,手握着手,他们告诉我,这是让两位相亲相爱一辈子的老人见人生的最后一面。(2018.3.27上午萧楼)

很多个夜晚,小妹半夜从医院回家。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即刻关注

关注《上海弄堂往事》

阅读更多怀旧图文


喜欢本文,请把它放在您的朋友圈上,让更多人欣赏。

欢迎投稿,文责自负


来稿请发:xiatiandushu@163.com


萧楼(上海萧楼):原名徐日清,江苏泰县人,出生上海。

1983开始发表文章,写了大量记忆怀旧散文,总字数约二百多万字。近年的上海杨浦马路记忆文章,广受读者的欢迎,点击率达数10万。


每一天为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