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周刊速览 | 90岁清华院士黄克智:健康与勤奋使我一生没有虚度

各界导报老友周刊 2021-06-06 07:00:19


《各界导报·老友周刊》速览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总第27期

要闻

90岁清华院士黄克智:健康与勤奋使我一生没有虚度

 黄克智教授夫妇(资料图片)


在你的印象中,90岁的老人应该是怎样的?退休休养在家?很难独立活动?最大的运动量也只是“闲庭信步”?


12月10日,“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提出60周年纪念大会在清华大学举行。会上,年过九旬的清华院士黄克智教授,用自己工作七十年的经历与感悟,作了一场主题为“健康是成功之本”的主题报告,总结了自己健康的三点秘诀:心态要好、生活规律、坚持锻炼。他说:“健康加勤奋使我一生没有虚度。”


坚持锻炼,常葆健康


40岁开始体育锻炼,跑步、打太极,72岁开始打网球,直到现在还坚持4点半起床做功课,夏天6点钟、冬天7点钟打球。这是黄克智教授的作息表,已经工作了70年的他,目前还在上班、带研究生、参加创新项目。“我还能骑着电动车,在清华园里到处活动,这一切都源于有一个比较健康的身体。”


清华大学自1911年建校至今,始终重视体育,并将体育作为重要的办学特色。1957年11月29日,在全校体育工作干部会上,时任校长蒋南翔提出了“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口号,这个脍炙人口的口号从此成为清华人的奋斗目标。几十年来,这个口号不仅在清华,也在全国的高等学校以至社会都产生了广泛影响。


2005年,黄克智教授被查出心血管三根主动脉中,堵塞最严重的一根已经达到75%,这个指标已经是有必要放支架的临界点,当时许多朋友劝他停止打球,几位大夫也劝他马上考虑装支架,不再激烈运动。


但黄克智教授自我感觉良好,不甘心就这样变成一个病人。后来,他在一位医生指导下继续打球,六年后再去复查,病情已然好转了。如今13年过去了,黄教授仍每天清早坚持和85岁老伴一起打球40分钟。而黄克智教授如此注重锻炼正是得益于清华从建校之初就重视体育的校风。


生活规律,严谨治学


黄克智教授1927年出生于江西九江的一个小知识分子家庭,5岁进校读书时成绩就位居全班第一,并始终对数学情有独钟。1943年,16岁的黄克智考入中正大学,他抱着技术救国的愿望选修土木工程系,受到了较好的工程力学基础教育。大学毕业后,他在北洋大学土木工程系任助教一年,从此踏上了高等教育与科学研究的征途。


新中国成立后,黄克智作为第一批进修教师,被送往莫斯科大学数学力学系进修。留苏期间,他夜以继日地刻苦攻读,取得优异成绩。1958年10月,院方和导师批准他破格进行博士学位论文答辩前夕,因国内形势与工作需要,清华大学通知黄克智停止答辩,回国参加建立工程力学系的工作。他毅然决定放弃向往多年的苏联博士学位,起程回国,全力以赴投入到学科创建与教学工作中。


求学的艰辛使他养成了勤奋刻苦、严谨认真的习惯,他坚信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取得成功。这也使得他多年来惜时如金,只争朝夕。上世纪70年代研究管板换热器时,在去往郊区工厂的火车上,他总是坐在自带的小马扎上认真攻读文献。下放农场时超负荷的劳动使他的腰部受伤,几十年来他每天都是半躺着看书,双手高举文献写作,每天四点起床看资料。当人们还在梦中熟睡时,他一天中最艰难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一半。


摆正心态,与时俱进


黄克智教授一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1991年当选为中科院技术科学部学部委员(院士),2003年当选为俄罗斯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2004年还获得清华大学颁发的“首届突出贡献奖”,2009年获中国力学学会第六届周培源力学奖……他培养的研究生超过了100名,其中已有5名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我评上教授的时候,刚好年满50岁。当时很多人都认为我老了,已经过了天命之年,但我自己认为,我和改革开放一样,刚刚开始了新生命!我事业上的春天那时候才真正开始!实际上,我所有的研究成果和成就,95%都是在此之后完成的。”黄克智教授在60余年的力学生涯中,数次转变研究方向。他认为作为一个合格的科学研究者,必须具备两个条件:首先研究的目的是为国家发展的需要,所以个人的研究方向必须与国家的需要相结合;其次研究的水平必须紧跟国际的先进水平,不能固守一个项目几十年不变。


因此,他从年轻时起每十年转变一个方向——上世纪50年代研究壳体理论;60年代研究塑性和蠕变;70年代研究断裂力学与压力容器;80年代研究相变力学;90年代研究应变梯度塑形理论。进入新世纪后,他已80岁高龄,更感时间紧迫,就主动改为每5年换一个研究方向。他曾说:“科学研究不是固定的,每5到10年改变一个研究领域,很有必要,研究也需要与时俱进。”80岁的他又开始研究微纳米尺度力学以及国际最热门的柔性电子元件力学。他对每一个新方向的开始,并不是对老方向的结束。在每一个研究项目中,他都能取得丰硕成果,并带出一批高质量的研究生,发表一批高水平的论文。


“总结自己的一生,我有一个深深的体会,”黄克智教授说,“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一位人民教师,除了要有远大的理想和责任感,还必须有博大的胸怀。要做时代的伯乐,愿为年轻人铺路搭桥,要鼓励年轻人超越自己。这本来就是自然规律,承上启下,代代相传,国家才能兴旺发达。”


(综合整理)


养生

医生最不希望你做的事情

身体不舒服了就想着去看医生,其实很多身体上的问题,都是平时不注意“作”出来的。听听来自各科医生的忠告,看哪些是“最不希望大家做的事情”。


眼科医生的3个忠告:


1.晴天外出戴墨镜


太阳光中的紫外线会对结膜、角膜、晶状体以及玻璃体、视网膜等造成伤害。晴天外出可以戴个墨镜,尤其是在上午10点至下午4点这段阳光照射最强的时候。


2.不长时间看手机


长时间盯着手机、电脑,容易造成眼睛干涩。长期如此,就会造成干眼症,严重的甚至会损伤角膜。


3.不随便用眼药水


眼药水可不是随便用用就可以的,使用眼药水也要对症下药,事先一定要咨询医生。


骨科医生的2个忠告:


1.膝盖疼不要通过运动来缓解


膝盖疼是万万不能通过运动来缓解的:爬山、登楼梯以及膝关节绕膝画圈运动等,都会对膝关节造成严重损害。


2.腰不舒服不能光睡硬板床


床太软太硬都不好,软硬度适中的最好。建议平躺时在膝盖下方垫个枕头或垫子,有利于腰椎维持生理前凸;侧躺时两腿中间夹一个枕头或垫子,有利于腰椎维持中立位置。


呼吸科医生的3个忠告:


1.戒烟


长期大量吸烟,患肺癌概率是不吸烟者的10至20倍;每天吸烟20支以上,连续吸烟超过20年,吸烟指数超过400,就是肺癌高发人群。


2.别总发脾气


有一种最廉价又有效的养肺方法,那就是大笑。大笑能够使肺扩张,增加肺内气体容量;人在大笑的时候还会不自觉地深呼吸,对肺功能的改善很有帮助。


3.空气流通性差的环境少待


空气流动性差的环境,容易导致二氧化碳堆积。当空气中二氧化碳浓度超过8%时,人会出现乏力、气短、气喘等不适。


消化科医生的3个忠告:


1.别暴饮暴食


暴饮暴食会扰乱胃肠道正常的消化吸收节律,胰腺在短时间内分泌大量消化液,导致胃胀不适,甚至是急性胃扩张、急性胰腺炎,严重者可导致胰腺癌。


2.饭后不要立即吃水果


果酸可以帮助消化,如果你消化功能良好,饭后吃水果反而可能会帮倒忙。因为这不仅会加重消化负担,还会引起腹胀。建议饭后1至2小时再吃。


3.别趁热吃饭


人的口腔、食道对温度的耐受是有一定限度的。经常吃过烫的食物,会损伤、刺激食道黏膜上皮,是食道癌等消化道肿瘤发生的重要原因。同时也别吃太快,不然易引起胃溃疡、胃炎等胃肠道疾病。


肿瘤科医生的2个忠告:


1.身体不舒服别硬扛


总有人心存侥幸,不愿意承认疾病的存在,总认为等一等、扛一扛就没事了。千万别错过身体给你的提示,及时到医院检查,问题早发现早治疗。


2.霉变的粮食不要吃


导致肿瘤的原因多种多样,霉菌就是其中一种。玉米、梗米、黄豆等食品,一旦霉变就会产生一种引起肿瘤的霉菌,破坏胃、肺等脏器的健康。


药剂师的3个忠告:


1.饭后别急着吃药


每日服药3次,是要将一天24小时平均分为3段,每8小时服用一次。不是根据一日三餐的时间来安排。


2.不要同时吃几种药


不要听了A医生的指导吃一种,听B医生指导吃下另一种药。不论你正在服用什么药物,一定要让医生或药剂师知道。


3.感冒别滥用抗生素


感冒不要轻易使用抗生素。一是无效,可能会出现抗生素附加效应,二会导致细菌耐药性。注意,只有血象提示细菌感染,医生才可依据具体情况开抗生素处方。


(老年日报)


记忆

余光中的喷嚏与咳嗽

余光中


2017年12月14日,台湾文学家、著名诗人余光中病逝,享年89岁,代表作有《乡愁》《白玉苦瓜》等。


“我写作,是迫不得已,就像打喷嚏,却凭空喷出了彩霞;又像是咳嗽,不得不咳,索性咳成了音乐。”


余光中说:“无论我的诗是写于海岛或是半岛或是新大陆,其中必有一主题是托根在那片后土,必有一基调是与源源的长江同一节奏,这汹涌澎湃,从厦门的少作到高雄的晚作,从未断绝。从我笔尖潺潺泻出的蓝墨水,远以汨罗江为其上游。在民族诗歌的接力赛中,我手里这一棒是远从李白和苏轼的那头传过来的,上面似乎还留有他们的掌温,可不能在我手中落地。”



在陕西历史博物馆明暗交替的玻璃橱窗前,余光中的脚步慢了下来,他走在现场解说员和大队伍的后边,身边一直有两位工作人员半搀扶着。在这摆满千年器物的陈列室里,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与过去时代相互适应的人。白发,瘦削的脸,有古风的眼神。贾平凹说,余先生让他想起了白居易。很多时候,他都不说话。他看到一些唐代器皿,旁边的文字介绍说,这是吸收外来因素的飞廉纹。“飞廉,就是Flying的意思了。”余光中低声说。他继续缓慢地向前走,但开始感到了吃力。他停了下来,从身上掏出一些药丸,服下。他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示意自己无法继续完成下边的参观。


在陕西的几天里,余光中一直在参加各种活动,始终处在录像机、照相机、录音笔的包夹之中。他完成了两个主题演讲、一次研讨会、多次接待和宴请,也已经参观好几个地点。在离开西安前的这个早上,在通风不是太好的博物馆地下楼层,他感到了胸闷。随行的医生给他测了一下脉搏,“心率有些慢”,医生说。


余光中来到休息室,四周有些尴尬的安静。上到地面,他可能感到好多了,开始问休息室里那幅壁画的来处。这座博物馆里有唐三彩,但余光中没有看到。我倒是想起他曾经写过一首《唐马》。刚一提起,余光中就开始说这首诗的背景。“这是在香港的一个展览看到唐三彩后写的。从古时候的英雄想到现在外边的赛马会。已经不是唐朝的战马了,是赌马的马匹。”


诗里是这样写的:


公开的幽禁里,任人亲狎又玩赏


浑不闻隔音的博物馆门外


芳草衬蹄,循环的跑道上


你轩昂的龙裔一圈圈在追逐


胡骑与羌兵?不,银杯与银盾


只为看台上,你昔日骑士的子子孙孙


患得患失,壁上观一排排坐定


不谙骑术,只诵马经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香港经济飞速发展的时候,大家身处喧嚣之中。如今的中国仿佛那时的香港,1992年,余光中第一次回到大陆。这是中国经济再次启动的时候,从那时起,这个国里的人,一直狂奔到现在。现在,跑累了,开始稍作休息,谈文化,但文化在哪儿呢?一回头,发现文化已经远远地落在了身后。



前两天,余光中听到当地的朋友唱秦腔,非常感动,就问,秦腔是不是可以连接上《诗经》里的《秦风》?“我们小时候没有《达·芬奇密码》《哈利·波特》《魔戒》可以看,我们那时候看的都是《三国演义》《红楼梦》《水浒传》《西游记》,因为旧小说的文字介于文言文与白话之间,对学习中文非常管用。现在的学生不读那些东西了,所以中文底子比较差一些。金庸的小说就是从旧小说来的。旧小说的中国文化在哪里呢?儒释道三教合流,江湖的人不管信仰怎样,他们对儒释道都是不敢轻蔑的。我想用‘江湖’来解释,中国文化的基层就在里面。”


余光中的写作一直处于传统与现代的平衡之中。他的专业是外文,但中文底子极好。他经常会提起李白和杜甫,又会提起济慈和弗罗斯特。


在《逍遥游》后记里,他写道:“在《逍遥游》《鬼雨》一类的作品里,我倒当真想在中国文字的风火炉中,炼出一颗丹来。我尝试在这一类作品里,把中国的文字压缩、捶扁、拉长、磨利,把它拆开又并拢,折来且叠去,为了试验它的速度、密度和弹性。我的理想是要让中国的文字,在变化各殊的句法中交响成一个大乐队,而作家的笔应该一挥百应,如交响乐的指挥杖。”


从1950年到1970年,余光中曾经三次留学或任教于美国。


上世纪60年代,台湾是美国越战的后勤基地,西方音乐在岛屿上风行。一个叫杨弦的年轻人,听着披头士长大。上大学之后,没受过正规音乐教育的杨弦,在读余光中诗歌时,心生感触,将其诗句谱成旋律。1974年,杨弦与胡德夫歌

手第一次演唱了余光中的《乡愁四韵》。1975年6月6日,杨弦在台北中山堂举行“现代民谣创作演唱会”,参加演出的还有胡德夫、李双泽等人。他们演唱了由杨弦谱曲的余光中作品。8首歌的歌词都来自于诗集《白玉苦瓜》。杨弦没想到,这场演唱会影响极大,他出版的专辑横扫台湾,打破了当时台湾流行音乐由西方和日本主导的局面。李泰祥、侯德健、罗大佑等人深受其影响。这一批音乐人开启了一个时代。杨弦也因此被称为“台湾民歌之父”。


杨弦是有眼光的。余光中自己都认为,至《白玉苦瓜》,他的诗艺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白玉苦瓜》是余光中在台北故宫里看到“白玉苦瓜”而写。


只留下隔玻璃这奇迹难信


犹带着后土依依的祝福


在时光以外奇异的光中


熟着,一个自足的宇宙


饱满而不虞腐烂,一只仙果


不产在仙山,产在人间


久朽了,你的前身,唉,久朽


为你换胎的那手,那巧腕


千眄万睐巧将你引渡


笑对灵魂在白玉里流转


一首歌,咏生命曾经是瓜而苦


被永恒引渡,成果而甘咳嗽


这里面有一个词“后土”是值得注意的。余光中曾说:“无论我的诗是写于海岛或是半岛或是新大陆,其中必有一主题是托根在那片后土,必有一基调是与源源的长江同一节奏,这汹涌澎湃,从厦门的少作到高雄的晚作,从未断绝。从我笔尖潺潺泻出的蓝墨水,远以汨罗江为其上游。在民族诗歌的接力赛中,我手里这一棒是远从李白和苏轼的那头传过来的,上面似乎还留有他们的掌温,可不能在我手中落地。”



余光中的西安之行,有一个人数众多的队伍。余光中的妻子范我存与他形影不离。她是他的“表妹”,是他的诗和文章里常出现的“咪咪”。范我存看上去精神不错,穿着得体,气质优雅。还有余光中的女儿余幼珊,也就职于台湾中山大学,与父亲是同事。余光中有4个女儿,他写过一篇有意思的散文叫《我的四个假想敌》,表达的是父亲对女儿们的疼爱。


余光中在大陆为众人所知,最早是因为诗人流沙河的推介。流沙河当年是《星星》诗刊的编辑。那是全民读诗的时代。《诗刊》的月发行量是40万份,《星星》的月发行量是20万份。


某一天,流沙河收到香港刘济昆的来信。刘济昆说,台湾诗好,有一个余光中尤其好。流沙河从刘济昆寄来的诗集中读到了余光中,深感震动。1982年,《星星》连续12个月,分别介绍了“台湾诗人十二家“。3月号介绍余光中的文字并附诗刊出后,流沙河给余光中写信表示敬意。


余光中回了信。流沙河记得,信中的钢笔字很方正,严肃坚定,一丝不苟。其中一段,流沙河最为认同。“我们的社会背景不同,读者也互异,可是彼此对诗的热忱与对诗艺的追求,应该一致。无论中国怎么变,中文怎么变,李杜的价值万古长存,而后之诗人见贤思齐、创造中国新诗的努力,也是值得彼此鼓舞的。”


余光中还在信上说:“在海外,夜间听到蟋蟀叫,就会以为那是在四川乡下听到的那只。”信上的故国之思,触动了流沙河。流沙河写了《就是那一只蟋蟀》作答。


《就是那一只蟋蟀》是许多人高中时的记忆,这首诗被收入高中语文教科书。大家也从这首诗加深了对台湾“Y先生”的印象。


余光中在西北大学进行了演讲,题目叫:另一种“乡愁”。当天天气极热,大厅里空调不够给力,但仍挤得满满当当。袁绍珊说,她在北大中文系上学的时候,就去排队听过余光中的演讲。“那个时候我也是提前了两个小时挤进去,听余老师的讲座。余老师对我有很大的启发,特别是对港澳诗人来说,余老师的诗的想象空间更大。”


在去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头一天,余光中去了兵马俑。在兵马俑前,余光中一脸“严肃”,手掌蜷曲着,做出了握住武器的姿势。记者和游客的闪光灯一通亮。


两年前,余光中第一次来西安。那一次,他写下了《秦俑》。


铠甲未解,双手犹紧紧地握住


我看不见的弓箭或长矛


如果钲鼓突然间敲起


你会立刻转身吗,立刻


向两千年前的沙场奔去


去加入一行行一列列的同袍


在西安的一个论坛上,他完整地念了这首诗,兴起之处,他甚至唱起了其中引自《诗经》的句子: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


修我戈矛


余光中觉得这次来很有灵感。他会想起在长安街上发生过的一件事情,苦吟诗人贾岛想写一首诗,到底是“僧推月下门”还是“僧敲月下门”,不小心冲撞了路过的京兆尹韩愈,韩愈问明了情况,就参与了他的诗歌揣摩。


“我不能想象,今日西安市长开车的路上,会有一个诗人把他拦住,就一首诗歌慢慢推敲。古代慢有慢的道理,我们现在什么都很快。我常常对媒体说,科技是忙出来的,文化是闲出来的,闲不是无所用心,懒惰度日,闲是没有压力的心情下,灵感能得到启发。”余光中在台湾,为手机写过两则广告一样的句子:科技催未来快来,文化劝历史慢走。


余光中的诗里有很多古人,他写李白、写昭君、写李广,这都是北方人。余光中的父亲是福建泉州人,母亲是江苏常州人。他是地道的南方人。直到1992年,应邀去北京讲学,才第一次去了北方。他有一首诗写黄河,六十多行,很长,也是在没有见到黄河之前写的。2001年,山东大学请他去讲学,他带着妻子和二女儿去。有一天,他看到黄河了,亲手摸了黄河的水。“这件事情对我非常重要。这几年,我陆续把几个女儿带到中国各省去,让她们体会一下老爸当年离开茫茫九州时的心情。”


在他看来,乡愁不仅仅是地理意义上的,乡愁应该是立体的,不仅仅是家乡美食的满足、方言的亲切,还有历史文化的意义在里面。“作为一个南方人,会有北方的乡愁,北方人也会有南方的乡愁。”


余光中对乡愁有过自己的思考。“我写了很多乡愁的诗,也引起大家的共鸣。不过我也曾经理智地想过乡愁这件事情。如果中华民族每个人都在乡愁,乡愁过分也不行,因为大家恋自己的本乡本土,就不会出去看世界,就不会出现班超、张骞、玄奘这样的人,所以,我们还要有冒险犯难的精神。”


除了“乡愁”或“怀乡”,余光中还写另一类的诗。“现在,有一个危机是全球性的,其中的价值观可能比爱国主义还要更高,就是我们地球的生态受到破坏。所以,我们爱我们的乡土,爱我们的国家,也应该爱我们的地球。近十年来,我写了一些文章和诗,都是想提醒大家的环保意识。”


从1992年到现在,余光中回大陆有五六十次了,长江、黄河、洞庭湖、太湖,也都有变化,这些名川大湖的清流,“恐怕要到唐诗宋词里去找了”。


余光中写过一首《控诉一支烟囱》的环保诗。


用那样蛮不讲理的姿态翘向南部明媚的青空一口又一口,肆无忌惮对着原是纯洁的风景像一个流氓对着女童喷吐你满肚子不堪的脏话


这首诗作于上世纪80年代的高雄,发表后引起当地很大的反响,更推动了高雄市改善空气质量。



在西安的行程中,贾平凹出现了好几次。两人之前从未相遇。“余先生谈的东西,我觉得非常好。要谈到那些东西,咱已经习惯说很大的话,都是大而不实的。看到余先生,我想起古人有一句话:读奇书,游名川,见大人。”


余光中要走的那天,贾平凹早早地在楼下等候,他送了自己的《废都》和一幅字给余光中。


这次到西安的活动,参与其中的有官方,也有民间。在余光中看来,千年前的汉唐盛世,一方面是朝廷促成的,一方面是民间促成的。“玄奘就是民间代表,他一个人就去了印度。另外,朝廷也派过班超这些人出使西域。一个伟大时代的来临,不但是上有朝廷,下还有一些伟大的个人意志,才能够促成。”


刚到西安的时候,余光中就背了一首李白的《忆秦娥》。“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前年,他到西安爬了小雁塔。问当地的朋友,我能不能去看一看乐游原?“因为很多唐诗都写到乐游原。”可是,当地的朋友一点也不兴奋,说,不看也罢。


这一次,余光中仍然没有去乐游原,但他登上了大雁塔。整个登塔的过程,他兴致极高,甚至可以说虔诚,在进到大慈恩寺的大雄宝殿时,他跪下去拜了三拜。在大雁塔的第七层,他朝各个方向都认真地看了一遍。


从大雁塔下来后,余光中经过玄奘的塑像。


“玄奘是中国最伟大的留学生,杜甫是中国伟大的难民。”余光中说。


“李白呢?”我问。


“李白是最伟大的失踪人口。”他回过头来回答我。


“失踪是天才的宿命?”


“失踪是天才唯一的下场。”余光中纠正我的说法。那是他的诗《寻李白》中的一句。


“我要寻李白,寻到后来,我断定李白并不住在人间,他是住在月亮上面,所以我要坐一架UFO去找李白。”


余光中写过:“那无穷无尽的故国,四海漂泊的龙族叫她做大陆,壮士登高叫她做九州,英雄落难叫她做江湖。”


我问:“这一次在大雁塔上,你叫她做什么呢?”


他想了想,说,“西安望远,叫她做长安。”


《寻李白》的最后一段是:


樽中月影,或许那才是你故乡


常得你一生痴痴地仰望?


而无论出门向西笑,向西哭


长安都早已陷落


长安已经不是那个长安,但余光中说,有过历史,就会不一样。


关峙汉代,而风声无穷是大唐的雄风


自古驿道尽头吹来,长鬃在风里飘动


旌旗在风里招,多少英雄


泼剌剌四蹄过处泼剌剌


这是在陕西历史博物馆休息室里提到的那首《唐马》中的诗句,意象动人。余光中笔下的“英雄”经常是和“江湖”联系起来的。他曾经跟外国人说,要想真正了解中国,要做到两件事。一是要吃臭豆腐,二是要搞清楚什么叫“江湖”。


在离开西安前的那顿饭上,余光中当着众人,唱起了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在“他们在岛屿写作”的纪录片结尾处,余光中也是唱起了这首词。片中的画面是南京的秦淮河,两艘船迎面而过,一艘驶入现代都市,一艘驶入历史深处。


1928年,重阳,余光中出生于南京。他是“茱萸的孩子”。“茱萸的孩子”已经86岁,他仍在作逍遥游,仍在写作。当初为何走了写作这条路呢?他说:“我写作,是迫不得已,就像打喷嚏,却凭空喷出了彩霞;又像是咳嗽,不得不咳,索性咳成了音乐。”


乐活

西成高铁带来说走就走的旅行

陈晓宇给80岁的母亲讲解大明宫遗址的历史


□  实习记者  黄改霞  文/图


古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自12月6日,西成高铁正式开通,就有了陈晓宇母子的“蜀道不再难,说走就走的旅行。”12月8日,陈晓宇从四川带着80的母亲来到13朝古都西安,一起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同样,西安市43岁的唐丽萍女士也坐乘高铁和在成都上大学的女儿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


陈晓宇做公益多年,常来西安看望他帮助过的人。他经常给母亲讲自己在外面的一些所见所闻,其母便对西安充满了期待和向往,只是之前路途遥远,从乐山到成都,再从成都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到西安,对于老人来说太折腾了。当听说修建西成高铁时,他就决定等高铁开通,一定要带母亲来西安。


“从来没来过西安,耍得高兴。”12月10日,当记者在西安市大明宫遗址见到陈晓宇80岁的母亲莫锡芝老人时,她满面都是喜悦的笑容。陈晓宇表示,由于经常带母亲去各个地方玩,每次出门前老人都很兴奋、开心,听说要来西安,老人便提前查询天气、收拾好自己的行李。“一千年中国看西安。”他带妈妈在西安,不仅感受到的是古都西安的文化底蕴,还能品尝西安的特色美食,肉夹馍、泡馍、胡辣汤等,西安的面食更是受到了他们的青睐,岐山臊子面、洋芋叉叉、饸饹面都是老人最喜欢的美食。


莫老虽然已有80岁高龄,但身体硬朗、行走自如,每天徒步两万多步都不是问题。老人总是面带笑容,每到景点就会摆出不同的动作拍照留念,品尝新的美食也会摆出剪刀手和美食一起合影。陈晓宇表示,这次来西安,母亲就喜欢上了西安的各种美食,西成高铁开通节省了2/3在路上的时间。他计划等明年春暖花开,再带母亲来品尝陕西美食、去红色旅游地延安。


西成高铁的开通,为家住西安市的唐丽萍送女儿上大学也带来了极大的便捷。唐丽萍的女儿在成都上学,西成高铁开通前,从西安坐火车到成都、再换汽车、公交等,折腾了近20个小时不说,吃饭就只能是火车上的零食、餐车餐。自己带点吃的上下火车行李多还不方便。


而这次再去看女儿,她再也不用提前抢卧铺票,等到出发前一天买好车票,第二天早晨在家吃过早饭,午饭就和女儿在成都吃小龙坎火锅,下午参观女儿学校、帮女儿购买、整理生活用品,晚上在成都街头撸串。周日早晨母女两一起吃早饭、逛街,午饭后坐高铁返回西安。


她表示,之前去看一次女儿就得提前计划好久,来回在路上的时间就40个小时左右,吃不好、休息不好。现在高铁开通,想见女儿周末随时就能走,不再是之前的开学送走女儿,等到一学期完了才能再见。在她去看女儿的高铁上认识同去看孩子的西安老乡,她的生活圈子也扩大了。就在将要到来的元旦,他们计划一家人去成都游玩、陪女儿过元旦。


·END·

各界老友

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