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瑶亲述陪伴失智丈夫3年患难心酸!“我只请求你一件事 请你求你 把我排在最后一个 当你把所有的人都忘记了 最后再忘记我!”

五花文摘 2021-06-06 11:30:29

今日聚焦

“我不能背叛鑫涛

不能不为他长远着想

所有的箭都射向我吧!

我挺立在那儿

让他们的眼光

把我碎尸万段!”

 

这几天,琼瑶和继子女翻脸大闹的事件刷爆网络,起因是要不要给琼瑶的丈夫平鑫涛插鼻胃管

 

90岁的平鑫涛近年患上失智症(老年痴呆),最近病情恶化,把琼瑶叫作妈妈,医生要给他插鼻胃管,琼瑶说丈夫写过遗嘱,一旦病危不要插管,让自己清清爽爽地走。平鑫涛的三个儿女坚持要插管,说他并没病危。双方分别公开发文互相指责,子女们翻出琼瑶当年“插足破坏父亲家庭”的旧账,琼瑶气到“万念俱灰”,承认“人生彻底失败”!

 

琼瑶曾连续在脸书上发表长文,记录3年里陪伴失智丈夫风雨同路的历程,饱含深情,不舍和心痛,我们有所删减后,将两人携手相伴患难与共的主要经历整理如下,其中的情节和对话都出自琼瑶原文。

 

让我自然的走

然后你坚强的活着

继续你的写作

就是我们相爱这场

最完美的句点 

2014年年初,琼瑶忙着在写新剧本《梅花烙传奇》时,突然遭遇侵权事件(于正未经许可,擅自采用《梅花烙》核心独创情节,改编并拍摄连续剧《宫锁连城》,琼瑶于当年5月28日向北京市三中院提起诉讼),当时全家人聚集在琼瑶卧室里讨论要不要打官司,感觉胜算不大,都很犹豫,唯独平鑫涛说“告!”

 

平鑫涛的理由是

不告,我们就是输定了。告了,我们总之采取了行动!我们要赌一赌这世间还有没有正义?不能不战而降!

 

这番话说得大家心服口服,琼瑶回忆说,这是丈夫帮自己做的最后一个决定

 

就在琼瑶焦头烂额打官司的时候,平鑫涛的身体状况却不断出问题,他的右手开始发抖,以前写字很好看,但现在写的字却越来越丑,平鑫涛对琼瑶说:“我的字变丑了,写一行字,不知道怎么会越写越小?”这让琼瑶开始有了警觉。

 

有一天平鑫涛看完文稿,说:“这篇稿子我每个字都认得,但是,整篇文章在说什么,我怎么看不懂呢?”琼瑶心中猛然一动,当天立刻去挂号看医生,在医院里照了很多片子。

 

在等检查报告出来的一星期里,平鑫涛的脚越来越无力,需要依靠拐杖才能行走。报告出来,医生说是小中风,琼瑶暗自庆幸,觉得这还好,不是她最害怕的失智症。

 

10月,平鑫涛写了一封给儿女的信,向他们交代,如果有一天自己病倒昏迷不醒(琼瑶后来建议他改成病危),他不想接受以下的医疗行为

当我病危的时候,请不要把我送进加护病房,我不要任何管子和医疗器具来维护我的生命,更不要死在冰冷的加护病房里。

所以,无论是气切,电击,插管,鼻胃管,导尿管……通通不要,让我走得清清爽爽。

 

正是这封信,很大程度地影响到琼瑶在今年3月12日公开交代自己的身后事,称“不要抢救,死得快最重要,不插管,不设灵”。

琼瑶公开交代身后事

 

写完信之后,平鑫涛把三个儿女都叫来交代后事,随后告诉琼瑶,儿女们都接受了他的要求,会按照信里的指示去做。

 

琼瑶问丈夫,是不是也该给她写一份东西,平鑫涛说

给他们,是不信任他们!到底跟我生活最久,了解我最深的是你。你我之间还需要我交代吗?你不会让我“不死不活”的!

 

他还要琼瑶答应自己,不开刀,不插管,让他自然的走

老婆,很多事是岁月的问题,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你只要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要帮我开刀,上次开刀真的太辛苦了!不开刀,不插管,让我自然的走,然后你坚强的活着,继续你的写作,就是我们相爱这场最完美的句点!


我只请求你一件事

请你求你 把我排在最后一个

当你把所有的人都忘记了

最后再忘记我!

2015年春天,平鑫涛一直做身体复健和针灸治疗,开始变得比较沉默,有一天晚上夫妻俩在家里的视听室看影碟时,平鑫涛突然问琼瑶:“前面演些什么?我怎么看不懂?你先帮我解释一下!”琼瑶事后想起来,才明白这些都是信号,但她说当时自己不愿意去面对。

 

直到有一天发生一件事,让她不得不面对。那天,平鑫涛对她说

我什么都不缺,可是我觉得很不快乐,怎么办?

 

琼瑶听到这句话,心猛然一跳,她知道丈夫是个充满干劲和活力的人,非常乐观,怎么竟然会说自己不快乐,一定是出了问题了!她赶紧打电话给平鑫涛的大女儿平莹,平莹推荐她去“荣总”(台北荣民总医院)找“老年精神科”蔡医生。

 

平鑫涛看了蔡医生回来后,乐呵呵地告诉琼瑶,医生详细检查过,还做了扫描,说不是阿兹海默症(老年痴呆症),“你放心啦!”,但是陪他看病的淑玲(服侍他有17年)却告诉琼瑶,蔡医生要她当晚打电话给自己。琼瑶听到这句话,心顿时沉进地底,脑海中只有一句“千万不要!什么病都可以害,就是不能失智!”,眼前瞬间涌现母亲失智的画面。

 

当天晚上平鑫涛睡着后,琼瑶和蔡医生通了一个很长的电话。蔡医生告诉琼瑶,平鑫涛确实没有阿兹海默症,他得的病叫“血管型失智症”,这是因为脑部血管有栓塞造成的

 

琼瑶脑袋里一身巨响,对医生解释的病因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连着问了她四个问题 

这是人生最后一战吗?

医生回答:是的。

 

他最后会把生命里所有人和事都忘掉,是吗?

回答:是。

 

他会发现自己有这个病吗?

回答:不会!除非你现在就告诉他,不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会认为自己老了病了。

 

他会最后忘掉我吗?

回答:不一定。所谓失智症,就是他忘掉的就再也不会想起来,这个病不会用他最爱或最不爱的人来排秩序,如果有一天他忘了你,你就不在他生命了!他不会再想起你是谁!这一天早来还是晚来,谁都不知道。

 

蔡医生还要琼瑶做好心理准备,“这是一条漫长的路,你熟悉的那个平伯伯会慢慢消失,还有几年谁都说不准,总之,这是一个不可逆的病,你要准备跟这个病长期作战!

 

通完电话,琼瑶泪流满面,瘫倒在自己卧室(平鑫涛睡在相连的另一间卧室,中间有门)的床上,整夜无法合眼。她之后回忆说,自己就在距离他20步的地方哭,心里“那种痛是要撕裂我的痛,把我撕成几千几万片的痛”,想着20步以外的他,自己生命中的强人,将逐渐退化成婴儿!

 

琼瑶说,痛哭后,她起身到浴室洗干净脸,对着镜子告诉自己

你哭够了!该去看看他睡得好不好?从今天起,你每看他一次,就少一次!因为他正走向死亡,而且是用遗忘的方式走向死亡!这段路你得陪着他走,不能胆怯,不能退缩!这次他不会和你并肩作战,还会排斥你拒绝你,你得拼命拉住他的记忆!要哭,就在这房里哭,走到他面前的,一定是个最快乐的妻子,一个只会对他笑的妻子!

 

琼瑶说自己打开房门,走到平鑫涛床前,坐在床沿定定地看着他,这个既不漂亮,又不老迈,还患了失智症的丈夫。

 

她俯下身子轻轻抚摸他的脸庞,在他耳边轻声说

我只请求你一件事,请你求你,把我排在最后一个,当你把所有的人都忘记了,最后再忘记我!

 

琼瑶从蔡医生那里知道,失智症伴随的是双脚无力。担心丈夫半夜起床后摔跤,她不敢关门,平鑫涛翻个身她也能听到。有一次他起床上厕所,琼瑶依偎在他身边躺下,对他说

你很少对我说亲热的话了,说一句给我听好不好?

 

平鑫涛摸摸她的头发说,老夫老妻,还要听亲热的话,现在想不起来什么话。

 

琼瑶说,那就喊我一声“亲爱的老婆”吧。

 

平鑫涛在她额头吻了一下,睡意朦胧地说了声“亲爱的老婆”,就睡着了。

 

琼瑶对他低语:亲,爱,的,老,婆,只有五个字,你别忘了!我,是你“亲,爱,的,老,婆”!

 

为了让平鑫涛开开心心地活着,琼瑶把自己的孩子叫来,告诉他们丈夫失智的事,对他们说,从现在开始,无论他做错什么,说错什么,都不要去更正和嘲笑他,如果他有无理的要求,我们也帮他去做。对他而言,什么都不重要了,快乐才重要!

 

不过当琼瑶把事情告诉平鑫涛的大女儿平莹时,对方在电话里直接叫道

我爸有失智症?怎么可能?我爸的头脑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好!这是误诊!阿姨,医生的话不可靠,你别一紧张就相信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琼瑶开始看关于失智症的书,一天一口气看了两本,她说看完后“觉得不能呼吸”,感叹

这是什么人生?我们来到世间,就开始学习,学说话学走路,然后一路往上冲刺,学生时代要拼,就业时代要拼,恋爱结婚要拼,拼了一辈子,累积的知识和经验,就为了到老年全部“遗忘”吗?为什么?如果有神,怎会创造出这样不完美的人类?

 

之后,平鑫涛的三个儿女来看爸爸,发觉他除了比较沉默外,似乎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于是放心离开了。琼瑶了解到,平莹后来也没打电话给蔡医生了解病情。

 

接下来几个月,平鑫涛开始去专门的失智复健中心做康复,他痛恨复健,琼瑶逼着他坚持下去。然而平鑫涛的整个状态以惊人的速度下滑,不能走路,只能坐轮椅,智力不断衰退,连用七片不规则的积木堆城堡也完成不了。

 

为了让他快乐起来,琼瑶早上起床后会冲到他身边大喊“你亲爱的老婆来了!”,他也会笑着回答“亲爱的老婆”。

 

平鑫涛的病情时好时坏,有一次他说要订烤鸭,但却没订,等到琼瑶让淑玲费心买来后,吃完他问干嘛要吃烤鸭,完全忘了自己曾经提过

 

有一天早晨,平鑫涛突然不肯吃早餐,不肯说话,跟他说什么都不回答,琼瑶担心他会不认识自己,问他“我是谁?”他回答:“你是仙女。”琼瑶呆住了,又惊又怕。好在第二天他又会喊“亲爱的老婆”,让琼瑶感觉“死里重生,说不出有多么高兴”。

 

为了让平鑫涛在子女面前表现出最好的一面,琼瑶规定他们下午5点再来探望,那是平鑫涛一天中精神最好的时候,睡过午觉也洗完了澡,能和人沟通,偶尔还能回答问题。琼瑶后来说,这个规定是自己最大的错误,应该让他的儿女看到那个最狼狈的他,而不是状态最好的他,这样他们才会理解自己主张不插管的决定。

 

有一天,琼瑶问平鑫涛:“你快乐吗?”他回答:“我很快乐”,接着忽然反问:“你快乐吗?”由于平鑫涛很久没有反问问题了,琼瑶心里一阵抽痛,眼泪夺眶而出,握紧他的手,努力送上最灿烂的笑容:“你快乐,我就快乐!

 

虽然处处营造欢乐的气氛,但是琼瑶说自己当时其实心力交瘁,往往等到他睡熟了,自己回到房间,卸下面具倒在床上,感觉浑身都痛,但还要鼓励自己:别倒下!他需要你,因为你是他“亲爱的老婆!”

 

“你什么都没有了

失去的永远不会回来了!

这样的人生

对你还有什么意义?

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2015年,平鑫涛曾因尿道炎住进“荣总”12天,插了鼻胃管,那个期间他变得极度沉默,看琼瑶的眼光也变得很陌生,琼瑶觉得自己在失去他。

 

当她把他送回家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他躺到床上后,竟然很困惑地问她:”这间病房很贵吗?”琼瑶的心一下沉了下去:天啊!他连自己的家都不认识了!当晚开始,平鑫涛连固体食物也不能吃了,蔡医生告诉琼瑶,把所有的食物,用最好的果汁打成泥状后喂给他吃。

 

2015年之后的日子,平鑫涛没有再进过医院,但是失智状态越来越严重,说话越来越少。

 

自从平鑫涛失智起,琼瑶一直每天重复问他三个问题

你好不好

你有没有不舒服

你还爱不爱我

 

回答总是:好,没有不舒服,爱(大声的)。

 

琼瑶说他们两人就靠这三个问题支撑着

两人之间的情书

 

但是有一天,琼瑶忽然想到,每天问固定的问题,他可能是习惯性回答或是复述,就问他

有一个人,名字叫琼瑶,你知道她吗?

 

平鑫涛看着他,困惑地回答

不知道!

 

琼瑶怔在那里,她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是

刹那间,四周所有声音都消失了,天地万物全化为虚有!

 

她以前以为自己碰到这种情况会哭,但是没有,只是很悲哀很悲哀地看着他。她又从书架上拿了一本《皇冠》,问他“这是什么书,你知道吗?”他看着《皇冠》,说:“不知道。


琼瑶再找一本《皇冠》60周年特刊(平鑫涛为此编辑了整整1年),问他,他的眼神更困惑了,还是回答:“不知道。

 

琼瑶上前用手臂环抱住他的身子,低声说

你什么都没有了,而且,失去的永远不会回来了!你也不会走,不会站,甚至大小号都要人处理,这样的人生,对你还有什么意义?我还能为你做什么?你想不想去瑞士?

 

虽然平鑫涛的状况令琼瑶内心无比痛苦,但她很少向他的三个儿女解释病情。他们常常来探视父亲,看到他能吃能睡,非常满意,认为当初住院插鼻胃管很明智,琼瑶说他们往往停留半小时就离开,只有平珩会留下来陪父亲吃个午饭,三个人都很乐观,认为父亲的状况在好转

 

2016年初,平鑫涛的状况急转直下:1月29日,他跌倒送医院,幸好没大碍。2月15日,他发烧,检查结果是轻微肺部发炎。2月22日,他因连续呕吐再度住院,结果还是肺部发炎

 

这期间,常常说自己胃痛的琼瑶去做了胃镜,检查结果是:从食道到十二指肠都有溃疡。医生指着她胃部一颗像钱币大的洞告诉她

这个溃疡太严重,已经帮你做了切片,幸好是良性的,要赶快用特效药治疗,因为你快要胃穿孔了,这个大洞,很可能转为胃癌

 

琼瑶问医生,怎么会引起胃溃疡,医生说:“压力!

 

2月29日,平鑫涛突然意识不清,一直呻吟不止,琼瑶不断叫唤他,他只是呻吟,眼光发直。琼瑶知道不对了,打电话问蔡医生,对方说可能是失智现象,可以再观望下。琼瑶熬到天亮,见丈夫还是呻吟不止,叫也叫不醒,赶紧把他送进“荣总”急救室。

 

3月1日,平鑫涛住进医院,自此卧床,到现在已有1年多,琼瑶说

我也从那天起,跌进最深的地狱!

 

我听不到你的声音

感觉不到你的力量

我只能投降了!

当主治医生问琼瑶,是否尊重丈夫遗愿,不插鼻胃管时,她说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爱到极致,不是强留他的躯壳,是学会放手!他正在用他残破的身躯在教育我!我怎么忍心让他这样不生不死的活着?这不是活着,这是残忍!结束残忍就是对他的仁慈!

 

她告诉医生

我尊重他,什么管子都不要插!

 

刘医生说,那你应该明白,他会慢慢的,自然的离开人世,琼瑶边掉泪边点头。

 

但是平鑫涛的三个子女坚持插鼻胃管,琼瑶说,有一天面对他们时,自己的情绪如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

让我告诉你们,在这全世界,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爱你们的爸爸!你们三个人加起来的爱,也没有我的百分之一!难道我不想让他活着?请你们,求你们,认识你们的爸爸!他这一生,要“轰轰烈烈的活着”,而你们,却要他“凄凄惨惨的躺着”,那样是爱吗?是爱吗?

 

这场爆发后,琼瑶罕见用粗口表达自己的感受

在那一瞬间,我明白,我失去了鑫涛,也失去了他的儿女!因为那根他妈的鼻胃管!

 

3月4日,医生告诉琼瑶,平鑫涛脑中那一大片白色部分是中风后坏死的组织,再也无法恢复,琼瑶感到彻底绝望,在病床前握住丈夫的手,对他诉说

鑫涛,你为什么不能说服你的儿女,为什么把我弄到如今左右为难的地步?为什么把你自己陷进这个僵局?你即使不在乎自己,也不心痛我吗?

 

琼瑶认为,平鑫涛孩子的爱和自己的爱是两种爱,注定无法交集

他们的爱,是只要爸爸活着,等待奇迹降临,我是深知没有奇迹,不忍把鑫涛陷进生不如死的绝境里,这两种爱,注定是平行线,注定无法交集!他们的爱没错,就是缺乏对医学的认识!而我的爱,包涵了太多我对鑫涛的了解和壮士断腕的痛!

 

她觉得,自己是丈夫唯一的救星,不能背叛他

今天我不帮他做主,没人能帮他做主!我是他唯一的救星,他知道儿女不可靠,却百分之百,千分之千,万分之万的相信我!我不能背叛鑫涛,不能不为他长远着想,所有的箭都射向我吧!我挺立在那儿,让他们的眼光,把我碎尸万段!

 

在平鑫涛子女的一再坚持下,琼瑶最终还是答应给丈夫插管,她当着三个子女,对丈夫说

我知道,我答应过你,甚至在你面前发过誓,说我绝对尊重你的选择,绝对不会帮你做这样的决定!但是我食言了!因为你的三个儿女,没办法跟我站在同一阵线……我听不到你的声音,感觉不到你的力量,我只能投降了!

 

琼瑶说自己当时抱住丈夫的头,开始在他耳边一连串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说了起码一百个对不起

 

对于琼瑶连续写长文公开表达自己的感受,平鑫涛的子女们开始发起反击,儿子平云说

事件的重点并非插不插鼻胃管,而是对于父亲“值不值得活下去”的认知不同。

 

他们认为,父亲遗嘱里写到“不插管”的前提是“当我病危的时候”,但问题是所有医生都没有判过父亲病危或重度昏迷,他只是失智而已。而且父亲插了管以后也没有一睡不醒,顺利恢复了意识,有段时间还能做简单的应答和数数,琼瑶每次总要追问他爱不爱她,他也都会回答。

 

子女们把以前琼瑶当年插足自己父母的旧账也翻了出来

您和父亲感情的事,外人无从置喙,但身为子女,我们从来不曾忘记当年发生过的种种事情以及自己母亲所受到的委屈与痛苦,如果一段爱情是建立在伤害另一个人,建立在另一个女人的牺牲上,那么这样的爱情无论如何并不伟大,也不值得拿来歌颂炫耀。

 

这里补充说明下:琼瑶的书在平鑫涛的皇冠出版社出版后,和当时已婚且有3个孩子的平鑫涛展开婚外恋,有媒体称因为平鑫涛的妻子林婉珍不同意离婚,拖了足足8年1976年,林婉珍在儿女十多岁以后和平鑫涛离婚,1979年5月琼瑶和平鑫涛结婚,当时平鑫涛52岁,琼瑶41岁,林婉珍49岁。

琼瑶和平鑫涛1979年5月结婚


平鑫涛前妻林婉珍,是当代很有成就的画家。

 

平鑫涛的子女认为,琼瑶真正在意的是无法接受父亲失智,若她认为“没有灵魂的肉体就不值得活下去”,不如去安乐死,“那就请将父亲还给我们吧,这是我们最沉痛的请求”。

 

5月2日,琼瑶发表给平鑫涛三个子女平莹,平珩,平云的公开信,指责他们捏造事实,荒谬绝伦,说自己从来没说过“没有灵魂的肉体就不值得活下去”,“人在做,天在看,不要如此残忍和恶毒”,更再三说“我错了!

我向你们三个认错,我错了!

1963年不该把我的《窗外》寄给皇冠!更不该接受你们爸爸的安排,从高雄到台北接受采访!然后也不该继续在皇冠写《几度夕阳红》!接着又在你们父亲主编的联副写《烟雨濛濛》!


我错了,我向你们三个郑重道歉,我不该认识你爸爸,不该写出让你们不愉快的文字,很多很多不该!请你们三个高抬贵手,饶了我吧!(我不会再回应你们,你们无论再说什么,都算你们对!我错!)

 

在信中,琼瑶还说

从他2002年生病后,身体就不好了,是我在每天照顾他,他能如此长寿,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文末,琼瑶说自己现在万念俱灰

我现在万念俱灰,也不再相信人间有情,我跟你们爸爸之间五十几年的感情,在你们的攻击下,也变得苍白薄弱!我暂时不会再去探视他了,免得情绪决堤而崩溃!

 

5月2日晚上,琼瑶哽咽表示,决定将丈夫交给继子女照顾,称

我的人生一败涂地,书也不会再写了!

 


本周最受欢迎好文↓

190张明星女儿罕见秘照!谁家千金最美?李咏刘欢赵本山姜昆周立波刘国梁江珊陆毅......

“侯亮平”陆毅豪宅豪车全曝光!坐拥7辆豪车 全国限量50台的宾利送爱妻鲍蕾 35万+

她是《人民的名义》女主角 45岁未婚未育 曾被李亚鹏抛弃 传插足黄志忠婚姻 当面批白百何心机重! 15万+

比“高小琴”好命得多!胡静曾美过同班同学章子怡 打败杨紫琼嫁入豪门 老公宠儿子帅 深得婆婆欢心 39岁依然年轻!

45个白宫最新神奇八卦!川普坦白当总统是作茧自缚 神经搭错幸被老婆挽救 伊万卡妙计摆平邻居 梅拉尼娅大斗阿根廷总统夫人

“中国格斗第一人”单挑武林所有掌门人35个内幕!想和马云保镖对决 下一步要震惊全中国 “少林寺第一护法”公开约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