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床 | 针灸名家张善忱针灸经验点滴

中国中医科学院门诊部 2020-07-31 14:41:03


本文选自中医杂志作者:刘乾和等

分享自中医集结号


【导读】学针灸的应该都读过张善忱老师的《内经针灸类方》,书中按照疾病系统地将《灵枢经》原文翻译并解释一番,给小编的启发很大。今日分享此文,讲述张老师临床常用的几点经验:平冲降逆首推大陵配内关,曲池加阳陵善于舒筋活血等等。




一、手法的运巧

 

《灵枢·九针十二原》载:“虚实之要,九针最妙,补泻之时,以针为之。”而针刺的补泻,正是靠正确掌握和运用针术手法来实现。针刺手法的熟练与技巧是针刺治疗疾病取得疗效的关键,也是减轻刺痛治愈病人疾苦的根本所在。

 

记得还是在我们刚进入针灸临床实习阶段,接诊了一名遗尿症的患儿。每当我们给他治疗,总是惶恐不安而呼痛,施术困难,需要家长尽力协助。


张老师发现此情,亲自为之针治。只见他和患儿谈笑自如,说话间针已进到一定深度。随着见到的是双手协调的动作配合:


左手在切按腧穴,右手持针捻转、提插和刮弹。患儿对时时发出诱导的刮针声和引逗动作,听得出奇,坦然接受治疗。


术毕,我们重点请教了进针、循按和刮针手法。张老师耐心地指出,关于进针手法前人早有论述,“左手重而切按,欲令气散,右手轻而徐人,不痛之因。”

 

左手重切,加之循按才能使气血宜散不伤荣卫,右手持针轻轻捻转而徐徐刺入,这是防止或减少进针刺痛的主要方法。


他强调要牢记《难经》所说,“知为针者,信其左;不知为针者,信其右。”还指出在进针、行针时,两手需要动作协调进行。这都是针刺时的必行之法。


进针后连续所作的就是捻转、提插和刮弹、循按。循按主要是为行针候气,促使针感的传导,左、右手均可进行。如在右手进行捻转、提插等手法时,左手应同时循按、轻巧拍打经络循行路线,以促使得气或补泻作用的产生。

 

刮、弹手法可交替进行。刮针手法有补泻之不同,可单手,亦可双手。单手是用拇指或中指指甲,由针柄的下端向上有节奏频频刮动针柄,另以中指(拇指刮时)或拇指(中指刮时)指腹抵住针柄末端,将针固定而免使针外出。


双手刮针是用双手中指屈曲后固定针柄下的针身,双手拇指甲同时由上向下(针根部)频频有节奏地刮针柄。一般是向上刮为泻,向下刮为补。


张老师还强调,手法的运用要根据病情的需要和穴位的不同选用适宜的手法,不能呆板地固执一法,而要灵活运用。

 

二、胃俞穴的特殊应用

 

通常认为胃俞穴有治疗胃肠疾患的作用。而笔者在从师学习期间,曾遇一例右侧下颌关节功能紊乱(又称弹响颌)的病人。患者赵,女,26岁,系某歌舞团琵琶演奏员。自述于半月前发觉张口紧张,张口时并发出响声,无明显疼痛。发病后进食馒头都有困难。令其张口检查时,上、下齿之间的空隙连手指也进不去。经针灸治疗10余天,病情不见好转,患者担心继续发展,会出现严重后果。


笔者翻阅病历,已连续针刺加艾条灸局部12次,其所用穴位,皆以下关、颊车、合谷等穴为主,亦考虑除上述主穴外,并无更合适穴位可取。但实践证明上述治疗己无疗效,遂请教老师。


张老师看了病历后又进一步问了病史,接着对病人进行检查。他用右手拇指按压患者右侧胃俞穴,再令患者作张口试验,此时顿觉张口轻松。张老师指示可再配合足三里穴同时针刺。按此医嘱连续针刺数次,临床症状完全消失。

 

此后,我们询问对该患者的处理,当时为何能考虑到用胃俞?


张老师解释:从理论上讲,患者病处为足阳明胃经所过之处,此乃胃热循经上蒸而致,故取穴胃俞、足三里以调胃理气,实为常规用穴。但接着又说,胃俞治疗此症有一定的条件,必须是在按压胃俞穴时有明显的压痛,同时患者感到张口舒适方可采取。


《灵枢·背腧》指出:“欲得而验之,按其处,应在中而痛解,乃其腧也。”后来在临床实践中,又遇到了类似上述病人,实践验证了张老师的经验,确实如此。

 

三、平冲降逆首推大陵配内关

 

大陵配内关,当属本经的原络配穴。张老师在授课时,介绍了临床运用大陵配内关的经验,指出“本法治气上冲胸当心而痛有很好的效果”。这在当时教科书上没有直接的记述,特别引起了我们的重视。后在临床工作中,确实遇到了具有此类症状的病人,验证了这一经验是行之有效的。

 

患者贾xx,女,35岁,农民。经某医院检查诊断为溃疡病。就诊时,其家属介绍每晚呈规律性发作上腹痛,其痛剧烈。患者身体蜷卧,面色晦暗,呻吟不已,切脉弦紧。


自述心下阵阵发作有气上冲样作痛,按之心下稍舒,考虑其痛为胃气上逆之胃院痛,遂给予针刺中院、内关、足三里等穴,其痛未能控制。此刻忽想起张老师的经验,立即加刺大陵则攻冲样作痛很快消失。


次日晚上又发作上腹疼痛,当时并未出现心下攻冲样作痛,因此仍按常规针刺内关、中院、足三里。就在行针时间,又出现心下有气上冲样作痛,并说今晚针刺效果不及昨晚。据此又加刺了大陵,当针进到一定深度稍一捻转、提插,则心下攻冲样作痛又立即消失。如此效验,深刻于笔者脑海之中。

 

张老师指出,“大凡心胸胁肋之疾,皆可酌情取之。若能依据病情进行加减化裁,其适应之病更为广泛。如肝气郁结而致的胸胁痛可酌配阳陵、太冲;脾虚胃寒作痛加大都、公孙;奔豚气逆可加气冲、照海,用之均有较好的临床效果。


内关、大陵二穴相配,既能养心安神,又可理气止痛,其宽胸理气之功、平冲降逆之效,用之无不立见功效”。还指出,“临床应用时,为了减少病人刺痛和避免取穴过多,可采用左内关、右大陵的交叉取穴法”。

 

四、阳陵配曲池舒筋活血

 

针刺处方的基本规律是循经取穴。临床处方常采取局部、邻近和循经三种取穴方法,一旦运用这些方法取不到疗效,则我们常感到为难。


张老师往往对一些用常规方法难以取效的患者,提出新的配穴处方,以出奇制胜。我们记得也是在从师学习期间,接诊了一位腕关节劳损病人,经老师指点方取得了满意疗效。

 

患者王xx,男,27岁,某戏曲学校扬(洋)琴演奏员。临床表现为两手腕活动时作痛,影响正常工作。经某医院检查诊断为腕关节劳损,建议作针灸治疗。


至笔者接诊时已针刺10余次,但病情仍不见好转。翻阅病历,既往所用穴位多为合谷、外关、内关、阳池、手三里、曲池等。笔者考虑前穴所用不效,必当另开新路,就此请教于张师。经老师诊视后,令取阳陵泉、曲池二穴,针刺时使曲池针感到达手指,阳陵泉针感上行。经如此治疗7次,腕关节疼痛明显改善。又继续针刺7次,临床症状基本消失。

 

张老师指出,腕关节劳损乃筋脉之疾,治当舒筋活络养血。阳陵泉、曲池均为合穴,阳陵泉又为筋之会穴,二者相配,既可舒筋活络,又可活血养血,共奏养血舒筋之效。故可使腕关节作痛消失。

 

五、人中配后溪治疗腰扭伤

 

老师在讲授后溪穴时,介绍了用人中配后溪穴治疗急性腰扭伤的临床经验,认为两穴相配治疗急性腰扭伤常有针到病除的效果。当时我们感到既惊奇又怀疑,原想若有病人进行验证就好了。


后来在临床实践中,遇到了不少急性腰扭伤病人,遵师之教而治之,确有立竿见影之效。

 

首例是一位张姓老太太,68岁。由于搬重物突然感到腰部疼痛,脊柱强硬,活动十分困难,既不能转侧俯仰,又不能蹲坐起立。由陪人送到医院。经询问病史和检查,诊断为急性腰扭伤。


即给予针刺人中,得气后又接着针刺后溪,待针感达到酸、麻、胀时,即令患者活动腰部。开始患者有顾虑不敢动,经活动腰部果真感到轻松,蹲坐起立及俯仰转侧,疼痛消失。老太太甚为高兴,陪诊家属也感到惊奇,在场的一些实习医生见此情景均发生了兴趣,默默作了记录。

 

老师在授课时指出,人中配后溪治腰痛乃是督脉有病治督脉之法,适用于病在督脉循行路线上的急性腰扭伤。若病在足太阳膀胱经或足少阳胆经循行路线上的腰痛,则当针刺委中、阳陵泉等穴,可参阅《素向·刺腰痛论》之法。至于肾虚腰痛,则非属人中、后溪之症。

 

结语

 

本文仅是将笔者从师学习期间,所熟悉并经临床实践验之有效的经验,简要整理而成。遗憾的是随师学习时间较短,且至今相隔时间又长。张老师在授课和在指导临床实习时,传授的经验实不仅于此,故本文仅介绍张善忱老师针灸经验“点滴”。由于笔者水平所限,文中难免有不当之处,敬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