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秉严治癌验案

医道流芳 2021-01-11 09:21:44

孙秉严,1927年生,祖籍山东省莱阳市,天津著名肿瘤专家,治愈许多癌症患者。生前著《孙秉严40年治癌经验集》、《孙秉严治疗肿瘤临床经验》、《孙秉严治癌秘方》等专著。

1.胃癌——辛热驱毒,化痰攻下

王某,男,42岁,住天津虹桥区。家有胃痛病史,1965年疼痛加剧,呕吐不能食,天津市某医院诊为胃溃疡。手术中发现胃穿孔,贲门下淋巴结肿大,弥漫性腹膜炎,行胃次全切除术,病理检查为“溃疡型腺癌”。曾经一段化疗,仍不能减轻痛苦,于1966年4月28日来诊。

查体见身体消瘦,体重46.5千克,精神萎靡,面色苍白(中度贫血貌)。左腋下及左鼠蹊部淋巴结肿大,胃脘部肿物约3cmx3cm。舌苔白厚腻,十指均无甲印,舌、腮印(++),脐左旁压痛(+)。证属大寒瘀毒结,治以辛热驱毒化瘀攻下。汤药处方:

附子30g,干姜30g,肉桂30g,高良姜10g,荜拨10g,枳壳15g,厚朴15g,陈皮10g,桃仁15g,红花15g,三棱15g,莪术15g,党参15g,熟地30g,牵牛子30g,槟榔30g,大黄15g,元明粉15g。日1 剂,早晚各1服。

成药处方:化毒片,每日5片;化郁丸,日1剂。

服药后,随大便排出许多粘冻状和烂肉状物,胃、腹部疼痛减轻,食欲好转。因久病胃气受伤,恐其正气不支,数日后方又加芪、术、苓(取四君子意),两周后食量大增。患者大便虽日行数次,但日渐身体有力,颜面亦转红润。服药5个月后,体重增至71千克,某医院复查,胃腹部软,无压痛,腋及鼠蹊部肿大之淋巴结均消失。

2.胃癌——辛热破瘀,驱毒攻下

李某,男,46岁,住天津向河北区。1967年开始上腹部经常疼痛,1968年经天津市某医院等检查,诊为十二指肠溃疡,治疗1年无效,考虑为胃部肿瘤。1969年3月于天津市某医院手术治疗(胃部分切除),病理报告为“胃淋巴肉瘤”,同年7月开始放疗、化疗,1年后停止,很快在右腮腺及鼻咽部出现肿物,1970年12月来诊。

查体见身体消瘦,精神状况差,舌淡苔白腻,脉沉紧。舌面中前部(相当脾胃区及其与心区之间的部分)有横坚不规则的裂纹,将舌面割成6-7块。十指甲印特大,但赤白边际已模糊不清(溶合甲印后期),舌、腮印(+),左耳壳结节(+),胃脘及脐左侧压痛(+)。证属寒瘀毒结,治以辛热破瘀,驱毒攻下。汤药处方:

附子30g,肉桂30g,干姜30g,高良姜10g,吴茱萸15g,肉蔻10g,小茴香20g,乌药10g,砂仁6g,桑螵蛸30g,熟地30g,三棱15g,莪术15g,柴胡10g,升麻10g,牵牛子30g,槟榔30g,川大黄15g,元明粉15g(冲)。每日1剂,早晚分服。

成药处方:化毒片,日3-5片;新瘤丸,日30-60丸;寒证丸,日1-2剂;化坚液,日100ml口服。

服药1年以后,一切不适消失,舌上裂纹变浅,10多年来感觉良好。

3.胃窦癌——辛温驱毒,破瘀攻下

王某,男,62岁,天津市人。1967年12月开始上腹部经常疼痛,恶心、呕吐、大便秘结不通。1968年1月在某医院做胃次全切除术,术中见胃穿孔,取病理为胃窦部“溃疡型腺癌”,已广泛转移。

1968年4月29日来诊:查体见消瘦,重度贫血面容。左上腹部有长约5cm之纵行手术切口,愈合不良,有脓性分泌物流出。舌淡苔白腻,脉沉细弦。甲印小而不全,舌、腮印(+),左耳壳结节(+),胃脘及脐左板滞、压痛明显。证属寒瘀毒结,治以辛温驱毒,破瘀攻下。汤药处方:

附子15g,干姜15g,肉桂15g,高良姜10g,荜拨10g,海藻15g,牡蛎20g,莪术15g,三棱15g,穿山甲10g,鳖甲20g,陈皮10g,香附15g,白术10g,党参15g,熟地30g,牵牛子30g,槟榔30g,大黄15g,元明粉12g(冲)。水煎两次服,日1剂。

成药处方:化毒片,间日3-5片;消瘤丸,间日服30-50丸(时间与化毒片交叉开);化坚液,每日100ml口服。

服药后,大便中排出很多粘冻状和烂肉状物,至1970年8月一切不适消失,伤口愈合。1981年追访健在。

4.肺癌——温热回阳扶正,驱毒破痰攻下

虞某,女,4l岁,住北京。1977年3月开始咳嗽,痰少带血。北京某医院诊为肺癌,5月病情恶化,胸水,持续高烧(39.5-40℃之间)。3个多月来经西药退烧、输液,中药羚羊角、犀角等治疗.烧仍不退。每日进食1两许,勉强吃下,大便数周末解,已卧床不起。血红蛋白3g。1977年8月来诊。

查见体质消瘦,面色苍白水肿,重度贫血貌,舌苔灰白厚腻,脉沉迟无力。两手十指均无甲印,舌、腮印(++),双侧耳壳增厚,胃脘部高突,压痛明显,脐左旁压痛(+)。证属大寒瘀滞毒结,正虚邪实蓄毒,治以温热回阳扶正,驱毒破瘀攻下。汤药处方:

附子25g,炮姜25g,肉桂25g,党参15g,熟地30g,黄芪30g,枳实15g,木香15g,牵牛子30g,槟榔30g,大黄15g,元明粉15g(冲),白茅根15g,百部30g,白花蛇舌草15g,葶苈子30g,白蒺黎30g,麦冬25g,白芍15g,地骨皮15g,茯苓25g。水煎2次,早晚服。

成药处方:化毒片:每日5片;化坚液:日l00ml口服。

服药3剂之后,烧退能食,大便下黑粪及烂肉状物很多。服药1个月后两拇指出现小甲印,日食约800g粮食,能起坐,血红蛋白8.7g。

5.直肠癌——温寒化瘀,驱毒通便

卢某,男,60岁,住牡丹江市。1981年出现脓血便,每日大便8-10次,小腹下坠,纳食减少。经某医院直肠镜检查,诊为直肠癌,病理报告为“腺癌”;经放疗1个月,服用中草药,放疗后复查癌灶由10.2cm缩小到6.2cm,但症状末减,1981年10月6日来我院就诊。

诊见:面色黄瘦,形体消瘦,耳壳硬结(+),甲印溶合,舌腮印(+),脉沉弦紧。证属寒热瘀滞毒结型,治以温寒化瘀,驱毒通便。汤药处方:

附子15g,干姜15g,油桂15g,地榆15g,槐花角20g,黄药子30g,天葵子15g,藤梨根15g,麦冬10g,天花粉20g,牵牛子30g,海藻15g,牡蛎15,皂荚6g,蜈蚣3条,蝉蜕10g,斑蝥3个,滑石15g,党参15g,生芪30g,陈皮10g,半夏15g,大枣10g。水煎两次,早晚分服。

成药处方:化毒片:日5片;化坚液:日100ml;新丹:日1剂。

自服药后1年,大便日1-2次,下腹部不适诸症消失,饮食正常,体力恢复,能上班工作。于1983年复查直肠癌病灶完全消失。于1985年10月21日经天津某医院等复查,未见异常。

6.结肠癌——驱毒破瘀,回阳攻下

崔某,男,36岁,工人。1970年3月10日被木头砸伤腹部疼痛难忍,次日在某医院手术治疗。术后20天上腹部出现肿物伴有肠梗阻,5月19日又以“肿物待查”在该院行剖腹探查术;术中见横结肠与胃之间有一手拳大小肿物,肝、胆囊、小肠、横结肠有广泛的白色小结节,即关闭腹腔,取病理报告为“结肠腺癌”。同年10月来诊,当时血红蛋白3.8g,体弱,面色苍白水肿,上腹部肿物隆起,大小如拳,触之质硬,右肋下亦可触到鸡蛋大小的肿块。四诊结合印法,其证属寒瘀毒结,治以驱毒破瘀,回阳攻下。汤药处方:

附子15g,肉桂15g,干姜15g,高良姜10g,熟地20g,白术10g,党参10g,三棱15g,莪术15g,木香10g,佛手10g,厚朴10g,海藻15g,牡蛎15g,蜈蚣5条,斑蝥5个,滑石10g,牵牛子30g,槟榔30g,大黄15g,元明粉15g(冲)。每日l剂,煎2次早晚服。

成药处方:化毒片:每日2-5片(视耐受情况定,下同);化郁丸:隔日1剂;化坚口服液:每日50-100mL。

服药后大便排出物甚多,如烂肉,或如粘冻。9个月后,腹部肿块基本消失,血象基本恢复正常。1974年4月,天津市某医院征得病人同意后做剖腹探查,证实腹腔转移癌已完全消失,1980年该医院再次复查,末见异常变化,正常工作。

7.乙状结肠癌——辛温驱毒,破瘀攻下

刘某,男,47岁,华东某学院干部。1970年患乙状结肠癌,术后3个月复发,当时左颈淋巴结及左腹股沟淋巴结均有转移,腹部胀痛,有少量腹水。天津某医院钡灌肠见肠道狭窄区仅0.15-0.6cm,大便阻塞不通,1971年2月来诊。

查体见面色苍白,痛苦病容,身体消瘦。舌淡苔白腻,脉沉细而弦。两拇指甲印(+),微小,余八指甲印(-),舌、腮印(+),左耳壳硬结(+),胃及脐左侧压痛(+)。肝掌明显,延及大、小鱼际及十指端,肝大肋下两指。证属寒瘀毒结,治以辛温驱毒,破瘀攻下。汤药处方:

附子15g,干姜15g,肉桂15g,党参15g,熟地30g,莪术15g,三棱15g,土茯苓30g,斑蝥3个,滑石15g,香附15g,枳实15g,槟榔片30g,牵牛子30g,大黄15g,元明粉15g(冲)。日l剂,早晚分服。

成药处方:和肝丸,日1剂;化毒片,日2-5片;化坚口服50-100mL口服。

化疗药口服:复方氟腮密啶片,日5片(每片50mg),口服。

服药后,每日排便数次,身轻,精神亦好。服药半年后饮食增加,体力恢复,肝掌亦消失。1972年9月拍片,复发病灶消失,淋巴结肿大消失。在北京某医院检查CEA(癌胚抗原)为正常值,恢复工作。

1983年底再次复发且转移.出现腹痛,北京某医院B超查,左下腹肿块5.0cmx3.9cm,压迫左下肢动脉,不宜手术。化疗2月余,腹痛加剧,日夜不能卧,天津某医院CT复查为左髂脉管周围淋巴转移。患者拒绝手术于1984年3月再次来诊,仅治2个月,左腹肿块即明显缩小,不适亦消失。病人于1985年腹腔癌复发而死亡,但中医药治疗为他延长了生命。

8.肠系膜恶性肿瘤——温阳破瘀,驱毒攻下

左某,女,49岁,住天津市河西区。1979年3月发现下腹部有肿物,疼痛剧烈时则呕吐出冷汗。4月6日经天津某医院检查,下腹可触及如妊娠5月大小之肿物。19日行剖腹探查术,术中见两侧卵巢呈皱缩状,左侧卵巢部位附有直径分别为2cm及1cm的囊肿。两侧卵巢的正中部位有一18cmxl6cmx8cm的肿物,坚硬凹凸不平,被小肠系膜包裹,肠系膜淋巴结肿大。肠系膜淋巴结病理检查,报告为“肠系膜恶性肿瘤”。病情日益恶化,腹胀痛剧烈,腹水增多,不能安眠,行动困难,纳少,大便多日不解,1979年10月20日来诊。

以四诊结合印法,诊得证属寒毒结,治以温阳破瘀,驱毒攻下。汤药处方:

附子15g,炮姜20g,高良姜10g,桃仁15g,红花10g,三棱15g,莪术15g,厚朴15g,香附15g,陈皮10g,乌药10g,海藻15g,牡蛎20g,泽泻15g,车前子20g。

成药处方:新丹,每日1剂;消瘤丸,每日30丸;化坚口服液,每日100mL。

服药后大便中排出很多黑色粘冻状和烂肉状物,逐渐身轻有力,食量增加,服药6个月后,下腹肿物和诸不适症状消失。

9.肝癌——温寒化瘀,攻下

邓某,男,44岁,广东省高州县人。1990年4月初经某医科大学B超及CT检查,确诊为肝癌,肝左叶病灶4.5cmx6.8cm大小,肝功能正常,于1990年5月间初诊,来人代诉病情开药。经服药后,肝区疼痛消失,病情好转,B超检查,病灶缩小,血象正常,体力恢复。1990年9月4日病人亲自来诊。

查体:体质消瘦,腹水(+),舌印(+),腮印(+),甲印偏寒,脉沉弦。证属寒瘀毒结型,治以温寒化瘀,攻毒下法。服药1个月,腹水消失,带3个月药回家。1990年10月8日B超复查结果为肝癌消失,肝硬化结节。汤药处方:

附子20g,肉桂20g,干姜20g,茵陈15g,栀子10g,川楝子15g,蜈蚣3条,天虫10g,全蝎6g,自然铜20g,党参15g,生黄芪30g,熟地30g,白芍20g,厚朴10g,木通10g,茯苓15g,泽泻10g,穿山甲10g,天葵子15g,柴胡10g,竹茹10g,代赭石30g,番泻叶10g,大枣15g。

成药处分:化坚液,日100mL口服;化郁丸,日10丸;新丹,日1剂;消瘤丸,日20丸;和剂丸,日1丸。

1991年1月2日来电话,已上班工作1个月。

10.卵巢癌——温肾暖脾,破瘀攻水,化毒

赵某,女,59岁,住天津市和平区。1975年4月发病,腹胀不欲食,日渐消瘦,周身倦怠,大便不畅,小便短少。6月经天津某医院取腹水涂片检查,找到癌细胞,诊为右侧卵巢癌。1975午7月腹水发展很快,腹胀憋闷,饮水即吐,前来就诊。

查体见身体消瘦,面色苍白,精神萎靡,语音低微(被别人抱进诊室)。舌质淡,苔白厚腻,脉沉细而弦,舌、腮印(+),十指全无甲印,左耳壳结节(+)。腹水使腹胀高于胸口。证属寒瘀水停毒结,治以温肾暖脾,破瘀攻水化毒。汤药处方:

附子15g,干姜15g,陈皮10g,半夏10g,白术15g,白参10g,茯苓15g,桂枝10g,泽泻15g,猪苓15g,黑牵牛30g,白牵牛30g,槟榔30g,大黄15g,番泻叶15g,山药15g,熟地25g,补骨脂10g,核桃仁15g,阿胶6g(冲),鸡血藤15g。每日1剂,早晚分服。

成药处方:消瘤丸,日5-10丸;化坚液,日100mL。

服药后大便通畅,排出很多烂肉状物(有的长约15cm),小便亦畅,自7月11日开始服药至8月1日,历时20天后能下床活动,治疗3个月后又到某医院检查,肿瘤已摸不到。

11.卵巢乳头状腺瘤——温寒化瘀,驱毒攻下

田某,女,36岁,住上海新乐路。腹部胀痛数月,1981年12月22日经某保健院手术治疗,术中见大网膜与子宫体粘连,大网膜上散在大小不等的乳头状结节,乙状结肠上有2cm大小之结节,子宫壁有肿瘤种植灶,双侧卵巢为巧克力囊肿约6cmx6cm×5cm,无法手术,病理报告为卵巢乳头状腺瘤。患者是上海某医院医生,在本院腹腔插管化疗加放疗,因反应大而停止。1984年9月19日来诊。

查见面色苍白(血红蛋白4.7g),身体消瘦。十指大甲印溶合,舌、腮印(+).双耳壳结节(+)。腹胀如鼓,按之坚硬,大便多日未解。证属寒热交错瘀滞毒结,治以温寒化瘀,驱毒攻下。汤药处方:

附子25g,干姜25g,肉桂25g,当归10g,熟地30g,黄芪30g,党参15g,麦冬20g,天花粉20g,三棱10g,莪术10g,鳖甲15g,厚朴10g,阿胶10g(冲),大枣5枚,竹茄10g,代赭石30g,斑蝥3个,滑石15g,大黄15g,元明粉15g。每日1剂,早晚分服。

成药处方:利肝丸,日1剂(自制);化结丸,日2次,每次20丸;化坚注射液,日3支(每支2mL),肌注。

服药至9月28日,症状明显减轻,大便畅快,食欲佳,血红蛋白5.6g,能下床活动,要求带1个月的药回上海。10月23日派人来门诊取回2个月的药,并告知腹部肿块明显缩小,体力日渐恢复。

12脑瘤——祛寒豁痰,破瘀通络,攻下

丛某,男,46岁,住天津东南角某地。因患脑瘤于1953—1966年间在天津某医院脑系科两次手术切除,病理检查为“不嗜色性垂体腺瘤”。左眼视力o,有眼视力o.2。1968年复发曾放疗。病人呕吐、水肿,卧床不起,每日癫痫发作7.8次.痛苦不堪。有十二指肠溃疡病史,1969年12月来诊。

查见面色苍白,周身水肿,精神疲惫,舌苔白厚腻,脉沉细无力。十指全无甲印,舌、腮印(+),胃脘及脐左旁压痛(+)。证属寒湿瘀结滞于经络,治以祛寒豁痰,破瘀通络攻下。汤药处方:

附子15g,肉桂15g,干姜15g,川芎10g,荆芥穗10g,三棱15g,莪术25g,桃仁15g,红花15g,蜈蚣3条,全蝎6g,僵蚕6g,蝉蜕10g,白芥子10g,熟地15g,菟丝子15g,大黄15g,元明粉15g。每日1剂,早晚分服。

成药处方:消瘤丸,日20-30丸;新丹,日1剂;化郁丸,间日1剂。

服药2周后从大便中排出许多黑色粘冻状物,头痛减,呕吐止,能食流质食物,水肿略消。治疗7个月后,失明19年的左眼能看见灯光,右眼视力0.8,能看书读报,1981年追访无异常。

13.脑瘤——回阳破瘀,驱毒攻下

周某,女,23岁,天津某工厂工人。前额部、两侧颞部阵发性疼痛交替发作已2年,后来头痛、头晕加重,伴有喷射性呕吐。于1979年1月8日入天津某医院检查,开颅探查见有瘤组织广泛浸润,与正常脑组织间无明显界限。因右侧基底部肿瘤部位较深,瘤体较大而无法切除,只做颞肌减压术,去除右侧翼骨,病理报告“星形细胞瘤”Ⅱ级。放疗后仍头痛、头晕、头胀,时呕吐,乏力,于1979年4月11日来诊。

查体消瘦,面色苍白,右侧颞顶部高突无头发(放疗反应)。两脉沉弦而紧,十指全无甲印,舌、腮印(++),左耳壳结节(+),胃脘及脐左侧压痛(+),胸腹白点(+)。证属大寒瘀滞毒结,治以回阳破瘀,驱毒攻下。汤药处方:

附子30g,干姜30g,肉桂30g,川芎10g,白芷10g,荆芥穗10g,蔓荆子10g,当归10g,莪术109,枳壳10g,蝉蜕10g,僵蚕10g,全蝎10g,蜈蚣5条,乌蛇10g,斑蝥5个,滑石15g,熟地30g,党参10g,牵牛子30g,大黄15g,元明粉15g(冲)。水煎2次,早晚分服。

成药处方:消瘤丸,每早20丸;新丹,日1剂。

化疗药口服:5—氟脲嘧啶片,日5片(每片250mg)。

服药后,大便中排出许多粘液状物。治疗1年至1980年3月29日,头痛、呕吐、复视等不适症状消失。X线复查,肿瘤消失,去掉之翼骨重新长出,骨质坚硬,放疗脱发之处又重新长出头发。1986年追访仍健在。

14.膀胱癌——辛温化瘀,驱毒通利

冯某,男,59岁,住天津市。1965年1月出现血尿,逐渐增多,4月病情加剧。入天津某医院,膀胱镜检查见右侧输尿管口外上方有珊瑚状肿物2cm×2cm×2cm,病理检查为膀胱“乳头状癌”,经治疗未能控制病情,1966年11月26日复查,膀胱三角区粘膜可疑有广泛转移浸润。患者拒绝手术,于1966年12月来诊。

查体见面色发青,舌淡苔白腻,脉沉细而紧。十指全无甲印,舌、腮印(+),双耳壳结节(-),胃及脐左侧压痛(+),肋腹部小白点56个。证属寒湿瘀滞毒结,治以辛温化瘀驱毒通利。汤药处方:

附子30g,肉桂30g,炮姜30g,当归15g,赤芍15g,三棱15g,莪术15g,桃仁15g,麻黄10g,熟地30g,牛膝15g,斑蝥5个,滑石15g,鹿角霜10g,金钱草15g,牵牛子20g,槟榔30g。水煎2次,早晚分服。

成药处方:新丹,每日1剂;化毒片,每日5片;附子理中丸,每日1-2剂。

服药后,从小便小排出许多白色坏死组织,大便中排出粘冻状物。至1967年6月4日来复诊时,一切不适症状基本消失。1983年追访,膀胱癌未复发,仍健在。

15.颈椎癌——温阳化瘀,驱毒攻下

李某,女,39岁,天津某工厂工人。1966年5月开始感到颈部疼痛,抬头和转动受限制,逐渐痛重而卧床,天津某医院X线检查见第六颈椎(右侧)椎体破坏,椎弓不连,诊为第六颈椎癌,无法手术治疗,于1966年8月17日来诊。

查体见消瘦、面色萎黄,重度贫血面容。右侧颈项局部肿硬,压痛,头不能转动,右上肢不能抬举。十指甲印全无,舌、腮印(+),胃脘压痛(+)。体重45千克。证属寒瘀毒结,治以温阳化瘀,驱毒攻下。汤药处方:

附子20g,干姜20g,肉桂20g,川乌10g,草乌10g,三棱12g,莪术12g,当归15g,桔梗10g,细辛6g,川断15g,木香15g,枳实15g,陈皮10g,大黄15g,槟榔15g,牵牛子15g,鹿角胶15g,元明粉10g(冲)。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成药处方:消瘤丸,每日20丸;化郁丸,每日半剂。

服药10个月后,一切不适症状消失,体重增至63.5千克,1968年6月7日恢复工作。厂里同志称之“活见鬼”,1985年5月迫访仍健在。

16.腹壁、主动脉瘤——破疽化毒,驱寒攻下

范某,男,44岁,住天津市河东区。患腹壁瘤、主动脉瘤,4年来经常胃脘胀痛,嗳气吞酸频作,大便燥结,数日不下。1967年10月由天津某医院确诊,建议手术治疗,患者拒绝。同年11月腹痛昏厥不省人事,来医院求治时已10余日不进汤水(在家输液),单位正为其准备后事。经用四诊结合印法,证属寒瘀毒结,予破瘀化毒,驱寒攻下法治疗。

成药处方:化郁丸,每日1剂;化坚口服液,每日100mL。

汤药处方:附子30g,干姜30g,肉桂30g,吴茱萸25g,乌药15g,小茴香15g,厚朴25g,香附25g,枳壳15g,三棱25g,莪术25g,牵牛子30g,槟榔60g,大黄60g,党参15g,熟地25g。

灌药2小时后,下黑色粪便一脸盆,神志遂即清醒,想吃东西。以后又继续服药数年,无任何不适。

17.食道癌——温寒化瘀,攻下

王某,男,36岁,住天津市南开区。1967年9月吃东西噎塞,12月间加重,经某医院检查确诊为食管瘤(良性),建议手术未允,1968年4月来我院门诊。

检查:体质虚弱,中度贫血,胃脐部压痛(+),舌苔薄内,舌齿印(+),腮齿印(+),甲印全无(寒型),脉沉细弦。证属寒瘀毒结,治以温寒化瘀攻下。汤药处方:

附子15g,干姜15g,肉桂15g,黄药子30g,半支莲10g,沙苑子10g,川断10g,远志10g,柿蒂15g,海藻10g,牡蛎10g,乌贼骨15g,穿山甲10g,生黄芪30g,熟地20g,砂仁6g,枇杷叶10g,鸡内金10g,肉苁蓉15g,竹茄10g,代赭石30g,大枣15g。

成药处方:消瘤丸,日30丸;化结丸,日1剂。

服药至1968年6月19日,一切不适症状完全消失,1969年1月3日,某医院检查“瘤完全消失”,恢复工作,1985年9月信访健在。

文章来源:《孙秉严治疗肿瘤临床经验》

注:文中所涉及到各类药方、验方等仅供参考学习,不能作为处方,请勿盲目试用,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

往期热门文章推荐:

伤肾的两种情绪

走出腰椎间盘突出的误区——腰突患者不一定都是治疗局部

这16种慢性难治性疾病,艾灸有奇效

经络不通,补什么都没用!用这招:经络通畅调百病!

版权声明


我们注重分享,文章、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异议,请告知小编,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