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浅表性胃炎说起

午夜自习室 2022-06-19 09:38:43

前日,饭后忽然胃气上胀,些许时日不见的胃炎再度来犯,着实难受了一番。期间俯身趴下,不适感缓解。久病自知,自觉普通人的胃是脆弱的,一顿小龙虾下肚,急性肠胃炎病来如山倒,继而发展成慢性胃炎,时而关怀备至。

“老思无病福,饥吃卖文钱”。 说起胃,文人吃墨水的胃自然比普通人食五谷杂粮的胃要强上许多。朱先生自是可以不食美帝救济粮。是时,朱自清与俞平伯相约夜游秦淮河,两人以《桨声光影里的秦淮河》同题各自作文,也是文坛一段佳话。朱自清的文中叙述与秦淮河边歌妓的纠缠,这段绯事,文人前后心境的变化,却也显得不恭,相较下,陈独秀流连八大胡同的率性就文化多了。当然,读书人那裆子事儿不消细说,否则怕水冷的钱谦益老先生的底裤都被扒光了。

从事服务行业的人被称作卖笑的,乞讨人被呼作卖冻的,读书人有时也自嘲作“卖字的”,但实际上读书人更喜欢“煮字疗饥”这个词,一个“煮”一个“疗”倒也传神。自古以来,读书都是一个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正所谓久在书庐无人识,一朝功成天下知,要么成为决胜千里外的治世能臣,流芳百世;要么成了土匪头子边上摇扇子的,遗臭万年。钟鸣鼎食之家,又怎用的“疗饥”二字。

新时代东风浩荡,十几亿人的温饱问题都已经解决了,读书人更不再需要疗饥,而应该有更高的追求。曙光在前,读书人要讲好新时代故事,既不走“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的老路,也不走“辣手著文章”的邪路。